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1200章 严徐一家亲

      徐阶到访?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房间中的四人既是惊讶又是意外。

    林然默默地咽了咽吐沫,因为他在惊讶和意外之余,脸上微微感到了一丝尴尬。这一次过来挑拨离间,结果却给正主“堵在门口”了。

    “扶我起来!”

    严嵩当即打起精神,对着严年进行吩咐道。

    严年急忙上前,小心翼翼地将严嵩从竹椅上掺扶起来。

    严世蕃看着老爹要手杖,这才明白老爹的意图,当即蹙着眉头埋怨道:“爹,你怎么要亲自出去迎接他徐华亭呢?好了,好了,孩儿帮你将人迎进来,你就老实在这里呆着!”

    在他的心底,徐阶不过是从他严家逃跑出去化成人形的狗,当下他严世蕃迎出去已经是给徐阶一个天大的面子了。

    严嵩拿过那根手杖,当即气急地紧握着手杖虎头,咬着那仅剩的几根牙齿怒气冲冲地道:“严世蕃,你到现在还看不清形势吗?”

    林然意外地看向皮包骨的严嵩,本以为严嵩是要再过一些时日才看清形势,却不想这位老首辅早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和位置。

    随着皇上表明态度,现在的严嵩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严嵩,现在的徐阶亦不是以前的徐阶,两人的地位其实进行了调换。

    “爹,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严世蕃素来是目中无人,更是一直不将徐阶放在眼里,当即阴沉着脸不愿轻易认输地道。

    如此的态度,显然是看不清时势,或者是不甘心就此落败,还想着保持住严府无上的权势。

    “大开中门,准备家宴!”

    严嵩对自己这个宝贝儿子的性情早就摸得一清二楚,却没有理会还转不过弯来的严世蕃,用那个沙哑的声音对着严年进行吩咐道。

    林然并没有主动进行告辞,而是懒着脸留在这里,且安静地跟着严嵩出去迎接徐阶,迎接那一位今时不比往日的次辅。

    前院中,一顶普通的轿子从中门进来,慢慢地落在空地上。

    徐阶身穿着蟒袍,身形显得矮瘦,皮肤有着江南人的白皙,脸上保持着一副亲切温和的表情,特别是那一双眼睛充满柔和。

    论变化之迅速,自然当属官场无疑。

    在昨日之时,很多官场大佬都可以不将徐阶当一回事。

    毕竟次辅和首辅仅差一步,但却是差之千里,票拟权仍然是掌握在严嵩的手中。特别徐阶前些天几乎在政治斗争中失势,而严世蕃又是回归内阁在即,令到很多人都不看好这位性情温和的次辅。

    却是谁能想到,一份弹劾的奏疏彻底改变了整个朝堂的局势,而徐阶已然是最大的赢家。

    很多人都以为严阁老的位置稳如泰山,但殊不知早已经是外强中干,皇上对这位老首辅早已经不像以往那般的宠信,甚至早先就表达出更换首辅的意图。

    现在皇上要罢免严嵩,而严嵩一旦正式去职,自然是担任九年次辅的徐阶上台,成为新一任大明首辅,掌握着那至高无上的权柄。

    徐阶早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严府,却少了以前那般拘谨,对这个宅子多了一份坦然。正想要负手慢慢地打量这个宅子,结果却看到严嵩迎了出来。

    就像严嵩没想到他会来一般,他亦没有想到严嵩会迎出来,显得受宠若惊地急步上前道:“元辅大人,徐子升何德何能,让您来亲迎,你是折煞我也!”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显得那般的情真意切,将受宠若惊表现到极致。或许一些东西早已经根深蒂固,严嵩居于相位二十年,亦让徐阶卑躬屈膝了二十年。

    看着徐阶还是如此的谦逊,严嵩心里暗松了一口气,轻拍着徐阶的手道:“徐阁老,以前若是哪里有所怠慢,莫要往心里去。我们终究是女儿亲家,咱们都不是外人!”

    “是!是!”徐阶的眼睛泛起泪花,连连称是地道。

    虽然他们二人都已经是老人的范畴,但严嵩八十三岁,而徐阶已经六十高龄,却是差着整整一辈。不说辈分在这里,严嵩对徐阶亦算有提携之恩,至此徐阶无形中还得矮上一头。

    站在严嵩后面的林然看着二人寒暄,更是亲如一家,却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敢情今天的努力都白费了,人家严徐是一家亲,他才是那一个不相干的外人。

    “下官见过徐阁老!”

    林然自然不是不懂礼数的人,找准时机便是主动上前进行见礼道。虽然他一度想要扳倒徐阶,但徐阶已然要成为新一任首辅,无疑是要保持着表面上的尊敬。

    徐阶却是微微一愣,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林然会在严府,但这一点城府还是有的,当即恢复如初地微笑道:“林府尹,老夫听说你出任顺天府尹后,却是勤于公务,怎么今日有空暇来造访元辅大人呢?”

    这无疑是一个试探,想知晓林然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林然倒不心虚,表现出下官和后辈的恭谨回答道:“回禀徐阁老,下官得知元辅大人今日有暇有家,故而厚脸前来向元辅大人讨教!”

    “徐阁老,咱们到里面说话!”严嵩并没有点破林然的恶意,而是对着徐阶发出邀请道。

    徐阶当即恢复小弟的角色,连忙称是,显得恭敬地跟随着严嵩朝着大堂而去。

    林然的脸皮还是有一些的,亦是大大方方地跟了上去。

    严嵩对于徐阶的到访,显得极度重视,却是玩起了亲情牌。随着一声令下,严氏的子弟都纷纷出来了。

    大家依序给徐阶见礼,但不见徐阶的孙婿严绍庆。跟着严鸿、严鹄这种恩养子不同,严绍庆是亲子,故而去年便返回江西老乡守孝。

    徐阶的女儿亦是跟随严绍庆回了袁州府分宜县,只是不知她是不愿跟相公分开,还是徐严两家不想她缠入这场争斗之中。

    只是关系摆在这里,严家的孙子辈对徐阶都有一个称呼,无形中拉近了双方的关系。

    林然这一次当真是腆着脸坐在这里了,看着眼前的一幕却有些恍惚,这哪是什么生死之敌,反明就是一对亲家佬。

    这边严家子弟刚刚见礼不久,正事都还没有聊,那边的家宴便已经准备妥当了。

    林然看着严嵩和徐阶离开,却不知还要不要再凑到严府的家宴,结果严年去而复返道:“林府尹,我家老爷让你一起前去用家宴!”

    家宴?

    林然古怪地望了严年一眼,却不知是他口误还是严嵩口误,只是并没有过于追究,当即坚定地跟了上去,想看看这一种千载难逢的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