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一百五十九章 旁门大学的威风

      李拓一番话让那个吕姓的散修脸色煞白,他留在这里的路给彻底的堵死了。    顺便还把他推给了青城派……    但是青城派这种玄门大派,怎么可能把他这样一个散修看在眼里。    青城的门派供给自己都不怎么够用,怎么可能还有闲心照顾一个散修?    李拓本身也不想搞杀鸡儆猴那一套,不过这个吕姓散修撞到了枪口上,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如果选择离开,会让更多人明白,李拓和学校到底付出了多少。    如果他硬要留下,李拓也无所谓,几瓶“回灵丹”买一个虚怀若谷心胸广大的名头也是值得的。    而且这次之后,这位吕姓散修在这片区域内,就算是社会性死亡了。    有些事情也不需要大吼大叫,客客气气的定下以后的行止也就得了。    吕姓散修看了一眼几个眼尾都不看自己的青城弟子,他苦涩的摇了摇头。    刚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那位暴躁的小哥就窜到了李拓身前,大声的说道:“你就是那狂悖无礼的李拓?    一个小小的筑基散修也敢对华前辈无礼,还不去把我裘姑姑请出来,让我师兄和她见上一面!”    李拓听了,皱着眉头盯着眼前的小伙儿,不可思议的说道:“芷仙师姐是你姑姑?”    帅气小伙儿理所当然的点头说道:“这有什么好怀疑的?    你去跟我姑姑说,青城派裘元来看她了。”    李拓跳过了裘元的头顶,看着不远处一个失魂落魄的高壮青年正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还有一个身穿袍服的青年,一直仰头向天似乎那里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再次把目光转向了裘元,李拓心知这种事情上面这小子不会撒谎,他皱着眉头说道:“你知道他们是要来干什么的吗?”    裘元盯着李拓,说道:“当然,我罗师兄本就与我姑姑有婚约,现在他想见我姑姑一面,你们推三阻四的是何道理?”    李拓看着这个丝毫不在意裘芷仙想法的小伙儿,他有点好奇的说道:“你可知道你这罗师兄想要再续婚约?    那位华瑶松当众羞辱你姑姑,你可知道?”    华瑶松一听,立刻上前说道:“裘小哥莫要听这李拓胡说……    你姑姑与罗鹭夙孽缠身,如若这桩婚事不成,你罗师兄心魔难解,修为再无寸进的可能。”    裘元听了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华瑶松,然后对着李拓,说道:“我师兄罗鹭百年前大战之中元神受创,对过往心生悔恨,想要再续前缘补偿我姑姑。    他对我姑姑是真心实意的……”    李拓听得心头有些发凉,他摆手止住了裘元,不可思议的说道:“芷仙是你姑姑,你可替她想过?    罗鹭于大婚之日悔婚进山求道,可曾考虑过你姑姑的感受?    你姑姑蒙难,还是峨眉妙一夫人所救,你师兄那会儿在哪儿?    峨眉、青城世代交好,你师兄可曾对她说过一句‘抱歉’。    早不悔恨晚不悔恨,偏偏受伤之后觉得后悔了?”    说着李拓有点生气的盯着裘元的眼睛,说道:“求道之时弃之如敝履,求道受阻便视之如‘良药’,你们青城的道法就是这么修的?    你们好他妈的不要脸!”    “大胆!”    裘元愤怒的挥手打向了李拓,却被李拓一把握住了手腕。    磅礴的庚金之气立刻封住了他周身的穴道,让他有口难言,有力难伸……    李拓也不管脸上憋得通红的裘元,他看向了那个失魂落魄的青年,大声的说道:“你应该就是罗鹭,你摸着良心说,让你重来一遍,你会放弃仙缘与芷仙成亲,做一对平凡夫妻吗?    如果你大道有望,芷仙在你心里还有位置吗?”    华瑶松看着脸色煞白的罗鹭想要说话,心知不好的她赶紧上前一步,大声的说道:“李拓你好生无礼,罗鹭与裘芷仙本就成了亲,现在他不嫌弃裘芷仙,你们倒是拿起乔来了?    裘芷仙与你同吃同住,现在又让你来胡搅蛮缠,难道你们之间有私情?”    李拓本来是个很能沉得住气的人,但是这会儿也被气到了。    看着脸色涨红的裘元,李拓推了他一下,然后冷笑着说道:“这个老太婆又在羞辱你姑姑,罗鹭一声不吭就是默认,你还想拉你姑姑进火坑吗?”    裘元双眼通红的看着李拓,说道:“青城派乃是驻世玄门!    我师兄大道无望,但是只要战神心魔,元婴必然功成。    我姑姑跟他一起做一对神仙眷侣有什么不好?    还是你真的与我姑姑……”    李拓也不等裘元说完那些混账话,他身形闪动了一下出现在了裘元的跟前,一记耳光重重的甩了上去……    “啪”的一声,裘元整个人被抽的飞了起来,嘴里吐出了几颗牙齿,一头栽进了花坛当中。    “李拓你好大的胆子!”    华瑶松来不及阻止李拓行凶,她气的六神暴跳,头顶现出元神,一道禁法光圈开始在半空中蔓延。    就在李拓准备催动盔甲一次性打倒华瑶松的瞬间……    一众旁门散修中一个帅气的中年越众而出,一柄星沙似的飞剑,突然临空化作了一道瀑布冲刷在了禁法光圈之上。    那剑光瀑布似乎别有威能,让怒急攻心的华瑶松心头摇颤,大声的喝问:“你是何人?”    中年人看着禁法光圈已破,他掐动剑诀收回了飞剑,对着华瑶松抱拳说道:“旁门大学剑法科教授,‘水云子’苏宪祥。”    说着这位突然冒出来的苏宪祥转头对着惊讶的李拓点头说道:“这‘青囊仙子’一介散修,连个禁法都用不全,还敢口出狂言无视我旁门一脉……    校长放心施为,这种悖逆人伦的小畜生真真该打!”    “青城弟子也是你们说打就打的?”    那位一直望天的修士终于把目光转向了李拓,他面无表情的拱了拱手,说道:“青城纪登……”    本以为自己青城大弟子的名号一报,就能让那些群情激奋的旁门散修安静下来,谁知又有三个人站了出来。    他们居然还相互客气了一下,最后还是五台派的岳琴滨迎上了纪登,率先抱拳说道:“旁门大学五台一系,‘衡山锁云洞’岳琴滨。”    林渊微微挪步和岳琴滨呈犄角之势,他看着纪登有些愣神的模样,笑着拱手说道:“旁门大学五台一系,‘玄都羽士’林渊。    纪兄一直看着天,想必也看不到我们这些老相识……”    最后一个气质清冷的女仙微微的摇了摇头,对上了失魂落魄的罗鹭,用冷漠的语气说道:“河西幼儿园,俞峦……    狼心狗肺莫不如是,芷仙也是你能配得上的?”    随着四人的行动,又有好几个散修微笑着上前报上了名号。    就在李拓想要躬身致谢的时候,要血红的剑光从天而降。    一身黑西装的屠龙师太霸气的扫视了一眼华瑶松和纪登,然后咧着嘴冷笑着说道:“好大的威风?当我们旁门大学无人吗?”    随着屠龙师太的到来,那位“中条一剑”石教授迈着沉重的脚步,和林少卿他们的机动装甲一起闯进了小区的花园。    “大劫当前,谁敢来我们这里撒野?”    连御剑飞行都耍不利索的大剑客石教授跑到李拓的身边,盯着几个恶客,豪迈的大笑着说道:“旁门大学体术科教授,‘中条一剑’石中剑……    想打,跟我来比划比划!”    李拓搭着这位豪气干云的教授肩膀,大笑着说道:“有你们在,谁敢看不起我们?”    “一帮旁门左道也敢目中无人?”    被李拓抽进花坛的裘元站起来,双目赤红的盯着李拓,一副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模样,恨声说道:“一帮旁门也敢羞辱青城派,今日必要与你不死不休。”    李拓被这个煞气盈头的小子给气坏了,他要不是裘芷仙的侄子,李拓还不至于这么生气,事情也不会弄到这种地步。    这小子大概率也不是想要从中获得什么好处,而是把青城当成了高不可攀的地方。    满脑子都是想要自己的姑姑成全自己的师兄,以为这样对姑姑最好,却不想想自己的姑姑到底是不是乐意?    这已经不是大男子主义了,而是封建入脑,积重难返了。    看着这小子手掐剑诀似乎想要搏命,李拓咬着牙闪身冲过去揪着他的脖子重重的贯在了地上,然后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让他浑身气劲全消……    “悖逆亲情、枉顾人伦、你他妈的也配叫芷仙姑姑?    回去给你老爹上坟的时候看看,他的棺材板是不是已经蹦起来了?”    “够了!”    全场修为最高的华瑶松元神全开,用力的跺脚制造了一个环形的气浪,让周围的人都微微的晃动了一下。    “水云子”苏宪祥的功力不济,不过剑法玄妙异常,就在他准备重出飞剑制住华瑶松的时候,这个老太婆大声的说道:“李拓你还不住手?    我们依礼前来,你一味的阻拦不让我们见到裘芷仙,到底是何居心?    我这就去碧筠庵问问妙一夫人,他们峨眉弟子难道真的见不得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