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处决开始

      “听说了嘛!皇城要处决逍遥派弟子!”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以前不是经常有吗?”

    “这次不一样!一次要杀上万人!”

    “上万人!怎么可能?!”

    “听说还有一名逍遥派掌门弟子!”

    “什么时候?”

    “三天之后!”

    随着穆天阳公开处决万名逍遥派弟子的命令下达,整个樱之国无数城池都轰动了。

    上至城主、各个地方的豪强贵族,下至做小买卖的生意人,妇孺儿童,全都在街头巷议。

    同时处决上万人,这种事情在樱之国这个,只有两三百万人的小国,简直想都不敢想。

    ……

    三日时间,转瞬即逝!

    此时此刻,樱之国皇城之中,沸腾喧嚣,数不清的樱之国贵族、小门派头领,像是得到了什么指示,不约而同的赶往主城门口。

    街道上的贩夫走卒,平民百姓纷纷伸长脖子,看着这些平日里趾高气扬、高高在上的大老爷,大人物,急不可耐、行色匆匆的样子,在私底下议论纷纷:

    “要开始了吗?”

    “听说是午时三刻!”

    “这还早呢!难道去占位置不成!”

    “别胡说八道!听说,是那一位下了命令,所有人必须去看!”

    “这么说我们也得去?”

    “可不是嘛!”

    “唉!!这么多死人,可别……”

    随着皇城中的大人物出动,无数人放下手头上的事情,也汇进了人流,前往主城门口。

    此刻的城门口早已经是人山人海,一排排雄壮肃杀的卫士肃立左右,控制着望不到尽头的人流,隔出了一片巨大的空地来,严禁任何人接近。

    空地上挖了一方圆千丈,一尺多深的凹坑,不知道要做什么。

    数十丈高的巨大城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纷纷仰起脖子,踮起脚尖,往中心出看去。

    城门楼上,十多道高矮不一的身影,一字排开,静立于上,衣袍猎猎。唯有一个苍老的身影,坐在中心的一张躺椅之上,悠哉悠哉的喝着茶水,如众星捧月。

    “那个穿锦袍的不是是国君嘛!”

    “边上好像是大将军!”

    “另外几个竟然和国君并列,是谁啊?”

    “那不是花神教和海神教的教宗嘛!连他们都只能站在边上!”

    “那个老头是谁?面子也太大了!国君都要在边上伺候!”

    “小声点!那个,肯定是前几天捅破天的那位!”

    “神仙!!”

    低下的人窃窃私语,目光时不时的划过这些樱之国,现在的最高层。

    城门周围,除了皇城本来的居民,还有周边城池,甚至是其他岛屿的人。

    对于这些来历不明,鱼龙混杂的围观群众,守卫们并不进行分别,任由他们聚集。

    哗啦!

    远处传了密集的脚步声,一队队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囚犯,被卫兵从远处赶了过来。

    每一名囚犯的手上,都绑着结实的麻绳,互相牵连,形成一条长龙。

    “快点!都他娘的给我快点!”

    啪啪!

    凶恶的守卫,不停地拿着长鞭,抽打着囚犯,让他们加快速度。

    “呜呜!娘!”

    “求求你们别打了,他快顶不住了!”

    “大老爷,我就是个种田的农户,我不是逍遥派的!”

    “我想回家!呜呜!”

    囚犯之中,有不少老实巴交的农夫,渔夫,大量的老弱妇孺,明眼一看就知道不是逍遥派的人。

    这些人遍体鳞伤,大声的哀求,换来的却是一顿毒打。

    “少他娘的给我狡辩,赶紧走!”

    守卫根本不听什么解释,不听话的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可恶,这些人太过分了!”

    “那个不是磨豆腐的老李嘛!他怎么可能是逍遥派的人!”

    “看刘家媳妇的样子!怕是在牢里被祸害了!”

    “连三岁的孩子都不放过,真是畜生!”

    “不想活啦!小声一点儿!”

    周围围观的群众,有的于心不忍,闭上了眼睛。有些人气得脸色涨红,双拳紧握。

    还有一些人则是幸灾乐祸,大声叫好。

    “逍遥派的人,就是活该!”

    “那个老马头儿跟我抢生意,果然是个妖人!”

    “就这样杀了太可惜了,应该贬为奴隶!”

    “若不是这些该死的大乾人!我们国家早就衣食无忧了!”

    “排在前头的那个女的,长的可真不错!应该把她送到*让我好好嘿嘿!”

    “那可是掌门弟子,当然带劲儿!”

    幸灾乐祸,大声叫好的人,基本上都是樱之国的土著居民。天神教要四十年来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让这些原本仰慕大乾文化,把大乾人视为救世主的土著,由于身份的转变,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

    逍遥派统治的时期,大乾人高高在上,每一个从大乾过来的人,都仿佛是天生的贵族。只要和大乾有关系,有血缘的人,也好似高人一等。

    后来天神教的统治,把大乾人贬落凡尘,成了和他们一样,甚至更低贱的存在。

    这种把高高在上的人物,踩在脚下的感觉,让樱之国的土著,产生了一种病态心理。

    原来有多卑微,现在就有多残暴。

    他们要把以前丢失的所有自尊,变本加厉的找回来。

    可是他们忘记了,大乾人之所以有原来的高贵地位,是因为大乾人给这里带来了文明,让饮血茹血的他们,过上了富足安康的生活。

    当欲望淹没了理智之后,忘恩负义便成为了常态。

    迫害大乾人,不仅可以带来心灵的快感,更有大量利益的好处。

    大乾人死掉之后,他们所创造的财富,便会顺理成章的进入他们的口袋。

    不劳而获,谁又会不喜欢呢?

    在守卫的驱赶下,被冠上逍遥派妖人的囚犯们,全都走进了中央的凹坑。

    被封住内劲的北冥千雪和洛峰,张十一三人,站在人群的最前列。

    “张掌柜对不起了!”

    看到受自己连累的张十一,北冥千雪满脸愧疚。

    闭目坐在地上的张十一,叹了口气,虚弱的摇了摇头。

    被穆天阳废去武功的张十一,现在心如死灰,也没心思再去责怪北冥千雪。

    看到张十一的样子,北冥千雪咬了咬牙,也不好意思在多说什么。这个时候,无论她多么愧疚,再怎么道歉,显然都于事无补。

    “洛峰叔叔,有没有发现?”

    不在去看张十一,北冥千雪转头询问,正在四处打量人群的洛峰。

    “我没有看到堂主,也没有发现熟悉的面孔!他们应该没有来!”

    “那就好!”北冥千雪暗自庆幸道。

    在见识过穆天阳的实力之后,她对获救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只希望逍遥派的人,不要再为她做无谓的牺牲。

    还有掌门!

    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啊!

    北冥千雪心中暗自祈祷,希望宋易飞不要知道这件事,不要过来就她。

    或许是我自作多情了!

    掌门又怎么会把我放在心上!

    “倒油!”

    在所有的囚徒被赶紧凹坑之后,守卫们用马车拉开一桶接一桶的白色的油脂,倒在囚徒站里的凹坑之中。

    “这是鲸油!可恶!他们这是要烧死我们!”洛峰咬牙说道。

    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岛民,对鲸油在熟悉不过。这么多鲸油,只要点燃,几乎无法扑灭。

    到时间他们这些失去修为,又被麻绳绑着的人,只有被活活烧死的下场。

    “呜呜!”

    “这群混蛋,竟然如此恶毒!”

    “爹,娘,我不想死!”

    “别怕,别怕!”

    岛上的居民,都使用过鲸油,在对方倒油的瞬间,就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大部分囚徒都面如死灰,满眼的恐惧,不少胆小的妇孺,已经吓的开始抽泣。

    无论是在任何时代,火刑都是最残酷的刑罚之一。

    当凹坑被鲸油填满之后,城门之上,有人点起了火把。

    “大人!一切准备就绪,是不是?”

    鬼冢八郎恭敬的立在穆天阳身边,轻声的询问道。

    樱之国的国君远藤彰弘,樱之国大将军原田武男。花神教教宗池上樱子,海神教教宗宫源太郎,全都沉默无声的站在一旁,等着穆天阳发令。

    他们虽然听上去身份很高,其实全都是傀儡。穆天阳把他们叫来,也不过是为了是做个样子,防止民众暴乱,影响他的计划。

    看到城墙上点起火把,围观的民众,不自觉的往后连退了十几步,害怕受到波及。

    这么多鲸油同时点起来,离得稍微近一点恐怕都要被烤死。

    鲸鱼有散发着淡淡的香甜气息,和普通人家用的那种带有鱼腥味的鲸油,完全不一样。

    这是经过提炼,并且掺杂了大量香料的御用鲸油,正常情况下,子宫,达官显贵和皇室使用。

    这种珍贵的鲸油,现在却用来杀人,不免有些讽刺。

    “嗯!”

    穆天阳站起身来,原本苍老的气息迅速褪去,化成丰神俊朗的青年模样。

    “神仙!神仙!”

    “果然是神仙!逍遥派是得罪了仙人!”

    “他们得罪了仙人,死有余辜,死有余辜!”

    无知的民众,看到穆天阳身上发生了神奇一幕,全都跪倒在地,不停地叩头。

    前几日穆天阳剑气荡云,普通人就已经把他看成了神灵,现在又看到如此神奇的事情,心中的念头就更加牢固。

    就算有些人知道这种情况,可能是要功法带来的变化,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跳出来解释。

    不管愿不愿意,所有人都跪倒在地。

    看着跪倒在地,对他不停膜拜的人群,穆天阳俊美的脸庞上,挂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嗯?”

    穆天阳刚要发号施令,目光就被人群中的一个青年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