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51.黯淡的现在

      长江北岸,黎明前的黑夜中。

    盟主的尸体被冰封,他已打完了自己该打的所有仗,他已放下了重担,终于能好好休息了。

    在那义人的冰雕脚下,昏迷的张岚正躺在那里,惜花公子今夜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亲眼见到了不可知之物。

    也许是害怕,也许是心神受创,他短时间内醒不过来。

    在这两人旁边,在肆意横流的江水岸边,张莫邪背负着双手,肩膀上趴着慵懒橘猫,他背对着沈秋,轻声说:

    “弱冠之前,人以未流失的先天之炁为基础,就如火种,通过修行内功,将先天之炁转化为数量更多,更便于调动的后天真气。

    以此外养筋骨,内养经络,使武艺成长,体魄强健。

    在武艺大进后,身体与经络也温养到大成,便可以压缩提纯后天真气,练虚返实,让磅礴的后天真气,重新化作凝实的先天之炁。

    这个过程会让体魄经络也得到再次强化,体魄晋入非人。

    待体内所有真气,丹田中的气旋也尽数化作先天之炁时,武者便晋入先天之境,得以窥武道之极。”

    张莫邪伸手拨了拨肩膀上,猫儿的耳朵,他轻声说:

    “真气与先天之炁,就是这么一个来回打转转的关系,佛家说那是‘轮回’,道家叫‘归虚’。

    这个简单理论,就是这片江湖武道存在的根基。

    在江湖和武艺出现时,这个理论也一起出现了。

    但每个习武之人在知晓它时,都会往深处想想,待这先天之炁随着武艺轮回一圈后,可还能再进一步?”

    张莫邪停了停,他如公布某个秘密一般,说:

    “答案是可以的。先天之炁若继续提纯压缩,最后就将成为仙灵之气。”

    他回头看着沈秋,说:

    “就是你想的那种灵气,虽然过程不如我所说的这么简单,但仙家传承中,确实有这种炼化先天之炁的方法。

    不仅蓬莱有,昆仑也有。

    这种法门在千年前,原本只是用来指引弟子入仙途的基础吐纳。

    让体内先天之炁尚未消散的孩童,以此法接引灵气入体,将体内先天之炁转化为灵气,便可登上仙路。

    但在末法时代后,这种仙门基础吐纳,就被反过来,用作另一种用途。”

    张莫邪抬起手,在长袖飘飘中,指着任豪,他说:

    “就如任豪,就如曲邪,走武道,先将先天之炁练为后天真气,最后晋入先天,练虚返实,让体内充盈先天之炁。

    他们学蓬莱仙法,体内蓄养的先天之炁,自然要比普通武者强出数倍,就如蓄水池,又如蓄养完毕的肥硕猪豚。

    蓬莱人便来收割一波,带走先天之炁,加以炼化,提出数目可观的灵气。

    这就是万灵阵的秘密。

    也是剑玉中那些黑沙能长久存在的原因。”

    这个答案,并没有让沈秋感觉到震惊或者愕然。

    之前曲邪的事情之后,沈秋就有了这种猜测,此时张莫邪为他解释清楚了其中运作的缘由,也让他心中的疑惑更深一层。

    他追问道:

    “以人为畜,有伤天和,着实可恶。

    但张教主,我心中一直在想,蓬莱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功夫,又是传出什么仙山奇缘,又是二十年才现身江湖一次。

    每一次仙山现身,只在江湖取二三十个‘有缘人’,还要给他们时间成长,就如辛苦播种,这样就算最后拿到了灵气,又能有多少?

    这样的做法,未免太繁琐了吧?”

    “确实。”

    张莫邪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说:

    “蓬莱贼人欺世盗名,就算做坏事,也要找个好名头遮掩一下,看上去确实繁琐不堪,但沈秋,这不意味着他们愚蠢。

    我问你,蓬莱传说在世间流传多久了?”

    “五六百年。”

    沈秋说:

    “按照仙家传承的缘法,以及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他们在千年前末法时代开启时,就已经在活动了。”

    “一千年间,每二十年现身一次,也有五十多次了。”

    张莫邪摸了摸胡须,他对沈秋说:

    “若每次都有任豪这样的强者入网,他们在这一千年里,取到积蓄的灵气,已相当可观。但如果只是这些灵气,那距离足够启动万灵阵,还差的远。

    而且他们如此这般,小心翼翼的维持着仙山传说一千年,为的,其实也不只是灵气。

    千年传颂仙家故事,早已让蓬莱成为了如人间神话一般所在。

    你看任豪与我,明知蓬莱有问题,却不能在江湖明言这一切。

    你再看曲邪,当年他对我忠心耿耿,我劝他不要练蓬莱仙法,他却根本不听我的。”

    “蓬莱金身已成。”

    沈秋明白了张莫邪的意思,他说:

    “只要这仙家传说还在,不管正邪,乃至天下,有那持续千百年的好名声在,我等真与他们敌对,便没人会帮我们。

    而蓬莱入世,登高一呼,许以仙术诱惑,整个天下的武者,都会在顷刻间,站在我等的对立面上。”

    张莫邪抖动了一下手指,看着沈秋,他说到:

    “你看的很透,确实如此,只是还不全面,依然尚未跳出这个江湖囚笼,在更高的层面思考问题。

    你也听到我刚才与任豪所说,你心中可曾有疑惑,这武艺,这江湖,在最初时,到底是谁推动着出现的?”

    不等沈秋回答,张莫邪便给出了那个答案。

    “是蓬莱。

    你肯定也听说过那些传闻。

    最初的武艺,最初的内功,都是从仙门中衍化传扬出来的,是仙人们无法修仙之后,便转而试图另辟蹊径,这才有了江湖的雏形。

    我现在便告诉你,传闻是真的。

    这天下间,十成七八的武艺,杂七杂八的内功,究其跟脚,都和蓬莱布置有关。

    你已知晓蓬莱恶贼以人为畜,蓄养灵气。

    那我便告诉你,这整个江湖,整个天下,除了任豪曲邪之外,但凡练武之人,但凡修内功之人,都是他们的‘畜兽’!

    他们在千年前,不!

    他们在觉察到末法时代到来前,就已经在谋划这一切!

    如果没有那群千年老鬼当年的布置,便不会有现在这个繁荣的武林盛世。

    千年前种下的因,在千年后结出了果。

    而现在,蓬莱开始唤醒千年老鬼们,便是要来摘桃子了。”

    张莫邪长叹了一口气,他说:

    “吾辈江湖人,便是那树上结出的果子。

    只待万灵阵一开,管你什么先天之炁,后天真气,都要被抽入其中,加以炼化,延伸出源源不断的灵气。

    这些灵气,不足以让天地重回灵气时代,但却可以让蓬莱仙山,恢复到全盛。

    而若他们心再狠一些。

    在天下各处,都设下万灵阵法...”

    张莫邪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沈秋心中已是寒意纵生。

    那场面只是想一想,都让人头皮发麻,全天下的武者,都会被作为蓬莱的“蓄电池”,抽取真气,化作灵气。

    让天下各处,出现一个个“伪.灵界”。

    代价就是,整个江湖将全灭。

    不!

    不只是整个江湖。

    沈秋还想到了另一层,他语气复杂的说:

    “幼儿新生,直至弱冠,不管修不修的武艺,体内都有先天之炁,那万灵阵抽取的,不只是武者的真气,还有那些少年人的先天之炁!”

    “只要还有人间繁衍,只要还有幼儿诞生,那万灵阵的运转就取而不竭。他们要的,是整个天下!

    他们要趴在整个天下亿万生灵上吸血,来维持他们的‘灵气时代’!”

    张莫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沈秋说对了。

    “先天之炁不存,幼儿便失了灵气,再无灵光,昏昏碌碌,犹如朽木,长此以往,整个世界的发展演变便停滞不前。

    甚至人类都有退化的可能。”

    沈秋看向张莫邪,他说:

    “但他们,不在乎,对吧?

    他们只在乎自己的仙道,在千年后重启,只在乎自己能不能求得长生,逍遥自在。

    既然整个武林都是他们的布置,那任叔一生执着的正邪之争,其源头也应是蓬莱在推动操纵。

    冠于自由与大义,在两个看似绚丽的名义阵营的号召下,让被以蓬莱定下的准则,化为正邪的双方,如困兽死斗。

    这正邪之争,已持续了几百年。

    战争的双方太需要力量了,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的渴求力量,让他们没有时间去思考,正邪之争的名义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黑暗真相。”

    沈秋握紧了拳头,他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和青青曾经玩过的游戏,又想起了自己当日在洛阳时,旁观正邪之斗,心中产生的想法。

    他的语气越发低沉,说:

    “就像是蛐蛐。

    竭力死斗,将打倒对手视为荣耀,但流血漂橹,也只是在娱乐黑暗中的旁观者,每一具尸体的倒下,都会让那些旁观者越发喜悦。

    每一滴血,都会让他们距离目标更近。

    没有意义的血,已流了一千年...”

    “对,就是这样。”

    江边流风,吹起他的衣角纷飞,让张莫邪的身影有些落寞。

    他的语气轻柔了一些,对沈秋说:

    “我等确实就是那些被蓬莱丢入罐中的蛐蛐。那些老鬼们,不但不在乎这天下,还希望它越乱越好。

    我们就是他们洒下的种子,冲杀的卒子,蓄养的猪豚。

    只有不断的混乱,才能让武者们练出精妙的武艺,才能让江湖武道不断向前延伸,才能让这江湖天下越发繁盛。

    但总是混乱,又会让天下百名流离失所,使人口锐减,让他们的畜牧场凋零衰弱。

    于是在这千年之中,蓬莱便躲在幕后,不断的干扰着天下运转。

    乱世长久,天下悲苦不堪,他们便让王朝屹立。

    休养生息百年之后,待生灵人口恢复,便又降下天灾人祸,使乱世又至,让武林江湖争斗再起。

    如此操纵千年间,武道大盛,各种武艺绝技层出不穷。

    江山换代,才人多如过江之鲫,便是上好畜兽,加以‘仙法’引诱,便能得到上好灵气。

    而人间繁荣,生灵众多,便让万灵阵的运转,为了充足保障。

    蓬莱仙山内的万灵阵灵气已将畜满,他们的千年谋划,也已到达尽头,天地大变,流血漂雪,再无光明的黑暗绝境,就在眼前。

    而这其中,也有你我两人的一份功劳。”

    这话让沈秋愣了一下。

    “怎么说?”

    “这就是我今日要对你说的,第二件重要之事。”

    张莫邪弹了弹手指,对沈秋勾了勾手,后者将剑玉取下,丢给张莫邪,他接在手中,把玩片刻,可惜这剑玉此时,对他犹如对其他人一般。

    沉默异常,不再回应。

    “二十年,仙人言出法随,许我持有剑玉二十年,多一瞬都不行。”

    张莫邪轻笑了一声,他举起剑玉,对沈秋说:

    “仙人给我剑玉时,也对我说,这世界的灵气复苏,将在一甲子后到来,我当时以为,仙人的意思是,一甲子后,灵气会重新迸发。

    一夜之间,改天换地。

    但后来,我发现,我理解错了。

    仙人的意思其实是,灵气复苏,在剑玉到达这个世界就已经开始了,一甲子后的天地大变,指的应该是灵气复苏逐渐到达顶峰。

    让通天之路重塑,天门重开。

    而这剑玉,就是在最后时刻,由你打开天门的钥匙。”

    他转过身,将剑玉丢给沈秋。

    后者接在手里,反问到:

    “中间出了问题?

    从剑玉现世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六年了,世间却毫无些许灵气复苏,结合你刚才的话,那些本该充盈天地的灵气,是被蓬莱截留了?”

    “孺子可教也。”

    张莫邪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说:

    “二十多年间,天地本该复苏的灵气,都被蓬莱截留了。

    那万灵阵自设立以来,抽了一千年灵气都没个响动,结果在这二十多年间,却飞速畜满。

    剑玉的现世是好事,但也是坏事。

    蓬莱的千年阴谋,本该还要持续数百年才能布置完全。

    他们现在,也是提前发动。

    好事来的太快,不仅让我们,也让他们有些手足无措,显得急火攻心,失了分寸,手忙脚乱,结果在今夜被任豪一人团灭。

    我本欲要杀死那蓬莱道君,却被对方以秘技逃脱。

    我与苍岚真人的估算出了点问题,蓬莱唤醒的,不只是三个千年老鬼,背后似乎还有个更厉害的人物。

    但这,也是我们的机会。”

    张莫邪伸出左手,虚扣一物。

    他说:

    “只要你在蓬莱万灵阵激发,赶在邪术笼罩天下前,便毁了它,

    让那阵中积累一千年,又已畜满的灵气重回天地间,仙人说一甲子后,才会到来的变化,很可能会提前二十多年到来。

    任何危机中,都蕴藏机遇。

    沈秋,现在就看你我,能不能把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