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互通心意

      “没有。”祁七竹睨了祁八松说道,“好好准备院试。”

    祁七竹的话,祁八松是信的,所以没有再把这事放心上,去如意书斋是很平常的事,除了抄书,一般金水镇的学生一应文房四宝都是去如意书斋买的。

    第二天,祁七竹早早去了如意书斋,后院的钟依落得了消息,眉眼微挑,今儿祁谷雨去岭南了,正好,亲自见见。

    祁七竹去了宅内,没想到见到的会是钟依落,不过诧异一下过后,就端端正正给她行了一礼,“伯母。”

    钟依落有些诧异,但又觉得理所应当,如果不是这样的态度,还想娶自家的闺女。

    祁七竹她算是看着他长大的,是再好不过的孩子了,也是别人口中常提到的别人家的好孩子,不过性子一直属于冷淡型的,规规矩矩十分礼貌,但并不热络。

    可就因为如此,钟依落对祁七竹更是高看了几眼,是个有性格的,但这样的认知在得知他想娶自家闺女后又不太一样了,毕竟是来拱自家的大包菜的,看好一个人,和看好一个未来女婿,那是有区别的。

    “七竹,你以前不都叫我内掌柜嘛,怎么今日叫伯母了。”钟依落故作不解问道。

    祁七竹被问的一愣,心里不确定钟依落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的,但无论如何也得硬着头皮上,“因为小子想求娶白霜姑娘。”

    对于这么直白的回答,钟依落其实心里是满意的,她喜欢直来直去的,不喜欢那些嘴里花花,一肚子歪肠子的男子。

    “七竹啊,这事你伯父跟我提了,不过你也知道,白霜之前被误传成那样,近阶段不可能再跟别人议亲的,我也就白霜一个女儿,怎么也得多留几年。”钟依落看着祁七竹说道。

    “小子理解。”祁七竹回道,“家中也是有妹妹的,现在家里没有父母,小子最年长,也是不想随意把妹妹嫁给别人的。”

    “小子也打算多给爹娘守孝,打算晚些时候再娶亲,这么算来跟白霜姑娘很是合适的。”祁七竹认真说道。

    钟依落闻言点了点头,“是该多为你爹娘守守,你们几个都是好孩子。”

    “至于小子是个怎么样的人,今后也请伯母多看看,好放心把白霜姑娘交给小子。”祁七竹说道。

    钟依落意外极了,祁七竹今儿的话格外多,说得又是个个切中要点,但重点是她没同意要把闺女嫁给他啊,她刚刚没说过类似的话吧?

    对于祁七竹这个人,钟依落是喜欢的,做未来夫婿也是好的,知根知底,最重要的是自家闺女自己也喜欢,可那又如何,该摆的架子不能少,当然,她也是趁机想看看祁七竹能做到什么样。

    换了新的身份,看人的角度就变了,不过今儿的见面,祁七竹给钟依落留下的印象都是好的,所以难免说话也软和了些,“七竹,说亲的事我们之后再谈,你伯父现在去外地了,要过些日子才能回来,你也还在孝期,又马上要院试了,等过段时间再说,你看可好?”

    祁七竹点头应是,他今儿来只是想得到一个讯息,得知祁白霜近阶段不可能议亲,心也放下了,钟依落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祁七竹离开的时候,脸上带了笑,钟依落意外极了,然后再次反省自己,她到底说没说什么,怎么感觉好像她要把闺女嫁给他了一般。

    祁七竹走出钟依落居住的院子,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回头看向院墙转角,一抹大红转瞬即逝,祁七竹知道自己该走了,可鬼使神差般回头走了过去,他怕就这样直接走了,会后悔。

    走到转角,祁七竹看到了背靠着墙角的祁白霜,一身大红的襦裙,衬着她的皮肤白得发光,不过祁七竹的眉头很快拧起,“没好好吃饭?”

    祁白霜很是紧张,她就是想偷偷看一眼,没想到会被发现,现在祁七竹往她面前一站,她说不出话了,“我,我……”

    “现在没事了,今天开始好好吃饭。”祁七竹看着祁白霜的模样,认真说道。

    祁白霜点了点头。

    “你知道我来的目的吗?”祁七竹问道。

    祁白霜的俏脸一下子红透了,祁七竹也因此得到了答案,所以她是不排斥的喽,这个认知让祁七竹心里喜得冒泡。

    “等我出了孝期,再来。”祁七竹说道,“我先回去了。”

    祁七竹深深看了微微垂着头的祁白霜,然后转身迈步,他今日已经唐突了,但他知道,今日不见她一面,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出了这样的事,她定然不会怎么出门了,祁连沟也该是不会去的了。

    “七竹哥。”

    祁七竹的脚步一顿,回过了头,看着祁白霜眼带询问。

    “你真的要娶我?为什么?”祁白霜问道,她今日其实就是想问这个出来的,可刚刚看到人了,又不敢出去拦住问,本想着就这样吧,可祁七竹过来了,还主动跟自己说了话,她也是豁出去了。

    祁七竹能说自己在得知她要跟方施文说亲的时候心里仿佛要痛死了的感觉,能说在知道她喜欢的是自己后仿佛重新活过来的感觉,能说在知道她不会嫁给方施文后满心欢喜的感觉……

    祁七竹本以为他不是个会喜欢人的,至少没想到会这么早,想到跟旁的女子定过亲,祁七竹突然觉得让祁白霜很受委屈。

    “你介意我跟冯河村的姑娘定过亲吗?”祁七竹问道。

    祁白霜愣了,随即小脸一下子白了,“你,你还喜欢她。”

    “不喜欢。”祁七竹叹了口气,迈步走了过去,揉了揉祁白霜的发顶,“当初他们家来退亲,我一口就答应了,我跟那姑娘就见过一次面,没说过两句话。”

    祁白霜抬头眼巴巴看着祁七竹,心里好受了些。

    “这次我明知道你跟旁人议亲还来提亲,就该知道我的性子,真喜欢,怎么也想抓住机会。”祁七竹说得直接,“可听懂了?”

    祁白霜本来白了的小脸一下子又红了,不敢再看祁七竹,低着头非常小声地“嗯”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