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五十四章 特殊生灵现身

      西佛域众神僧既然已经赶到乱葬森林,那么几大世间绝地、各大古族的生灵也该快到了。

    通道前,等候了数月的众神神情各异。

    他们知道乱虚大陆卧虎藏龙,中州的水更深,乱葬王恐怕没那么容易得手。

    更甚者,还有几大绝地跟众多古族,他们超脱在上,那才是乱葬王最难啃的骨头。

    嗤嗤哧哧

    突然,森林中一阵怪异讥笑透过虚空,声音从无尽远发来,扩散面积十分的广,让人浑身感觉不舒服,特别难听。

    许多神不由得起身,仿佛遇到了一件怪事。

    就连距离世界通道万里之外的周通,也听到了怪异,莫名声音让他跟无期有些喘不过气来。

    世界通道口的神鼓下方,两百多位神皱着眉头,在思索声音的来源。

    讥笑声过了一会,再次发出,天地间无所不在。

    出于一种本能的深深忌惮,众神犹坐针毡,心中惶恐。

    有强大神境暗中判断,刚才第一道声音,应该是在乱葬森林外面发出。

    而听第二声的距离,已经到了森林中间。

    数百万里握在咫尺,这是何等可怕的手段和境界。

    只见,没等众神反应过来,头顶上方黑压压一片,乌云遮天蔽日,绵延不知多少里。

    眼光所致,全是黑色气息弥漫,犹如变天,发音的强大存在已经从乱葬森林外面到此。

    嗤嗤哧哧

    “乱葬小王何在?”

    犹如洪雷般的一声问话,轰隆隆的扩散下来。

    方圆百里,突然大风肆虐,高大树木被刮得东摇西摆。

    水中生灵惊恐,洞中动物不敢有任何动作,就连好不容易聚在一起的乱葬兽族,各自都出现骚乱。

    方圆千里之内,大多实力低微的修士用手堵住了耳朵,除了神之外,所有生灵一动不能动。

    这一切,皆源于高空乌云密布者的一句问话,它的口气里带着无上高音,音波所过之处,万物具伏。

    许久,森林中无生灵回答,场面安静,也让人感到尴尬。

    见此,一只雄鹰展翅,它瞬息几十里,从高空滑动,鸣叫一声后,它变身成为一名绒羽男子。

    绒羽男子踏着虚空,抱拳道:“回前辈的话,我王去了中州,多日后便回。”

    绒羽男子处在神境,此刻他丝毫不敢怠慢,非常恭敬,生怕惹怒对方。

    “好啊。”

    乌云遮天的存在仿佛依旧不高兴。

    一声冷哼,绒羽男子耳畔,虚空炸开,他身体在虚空不停后退,谁也不知他此时面临何种压力。

    退了五步之后,绒羽男子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鲜血洒落到下方,森林中轰然燃起了火焰,连石头都烧灼了,这就是神血的力量。

    “本尊闻乱葬小王如何了得,要请遍天下生灵,本尊就在这里等等他,倒是想看看他如何请本尊。”

    声音再次轰隆,响彻在四方,所有生灵都听见,它呼乱葬王为乱葬小王。

    有个别神境心中震撼,他们隐约已经猜测到了这位存在的来历。

    这种存在应该早都去了万古路才对,有不少神心中替乱葬王一阵担心。

    另外,有许多神暗中生乐。

    乱葬王终于碰到硬茬,他们心里畅快不少。

    没有几人愿意踏上那条万古路。

    一踏万古路,终身难回头,这是无数载岁月以来,流传下来的不多几句话。

    几日又过,高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自从这位恐怖存在乌云遮天之后,神鼓的声音都变得弱小,没有当初轰烈,被无形中压制。

    神鼓下方,众神看似闭目养神,实则心神不稳。

    高空的这位存在犹如针芒,无形中散发的威压,让众神十分不自然。

    那种境界,众神明白,即使他们眼下已可以称尊道祖,他们当中大多数生灵一生,注定不能达到。

    不时,中州方面,有神成群结队撕裂空间落下。

    他们满脸的抱怨,有人身上血迹斑斑,有人身体半残,可见前不久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也有些神仙伴侣,在相互安慰。

    她们来此,乱葬王是一方面,更让她们没有对抗理由的是,那位穿九玄黄衣的人。

    那就是命令,除非有通天实力,或者不怕死,才可抗命。

    有消息称,乱葬王在中州发生大摩擦,转战数万里,大战发生不下十数次。

    中州颤动,连续有神陨落。

    又五日,中州几大家族的人带来消息,乱葬王已转战不下三十场,并且受了重伤,还在坚持苦战。

    据传,跟随乱葬王的一名神境第三大境的生灵,陨落了。

    不多久,不断进入乱葬的修士,继续不停带来各种消息。

    世间绝地和古族有人主动现身,乱葬王在中州遭到大量的神境围攻,估计支撑不了多久。

    世界通道附近许多神幸喜。

    如果乱葬王败了,他们就没有必要踏进这条通道,从此以后,依然可以高高在上,享受人间。

    其实,在场的众神当中,不少有威望的生灵已在暗中联络,他们被乱葬王如此逼迫,岂能轻易吞下这口气。

    此地集合了整个大陆几乎所有的巅峰力量,如若同时反抗,就算再多几个乱葬王也奈何不了。

    听刚才的消息,他们心中稍安,看来是用不着留有后手,一个中州就够乱葬王喝一壶。

    弄不好,乱葬王无法再回到此地,都是有可能的。

    这段时间以来,周通除了喝酒,就是强迫他陷入苦修当中。

    他迫切需要强大起来,只有修炼才可以让他心无旁骛,他才能不想起天雪最后的眼神。

    因之前无期和他交战,被人误会,听到此信息的无期突生一个想法。

    将计就计,两人从此就装作彼此不认识,暗中成为各自的助力。

    无期提出的这个约定很残酷,也不得不说他超强的自信心。

    这个约定无期限,事关遥远的将来。

    好不容易相遇,无期又主动如此,让周通诞生了一丝距离感。

    总觉的无期有些变化,特别是上次提到小轮回池的事情后,他老是在对着周通沉思。

    在乱葬中相处月余,喝完了最后一坛酒,二人道了一声珍重,就像上次在家乡小镇一样的分别。

    然后,他们朝着不同的两个方向离去。

    此时,周通耳畔生风,森林中的各种倒影垂垂,随处可见乱葬生灵在聚集。

    。

    (月日到月日)

    &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