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六章

      “不了,举手之劳。”

    不出意外的程深拒绝了,于思媛也没有感到沮丧,反正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好吧,等你什么时候突然想去了再联系我吧。”

    “嗯。”

    对话就这样结束了,男人冷淡的回应于思媛不仅没有退缩,还跃跃欲试。

    空旷的舞蹈室,一整面的镜子,却只有一个人在。

    程深在把杆上压着腿,即使这种枯燥又无味的基础训练,他已经进行过了成千上万遍,但他依然做的很认真。

    没有任何成功是轻易得来的,程深今天的成就也是他二十年来如一日的坚持换来的。

    “叮铃铃”

    程深的目光转向一旁的手机,就着现在的姿势接起了电话。

    “师哥,明天我想请你吃饭,你有时间吗?”

    电话另一头的元嫚嫚忐忑的说出口,等待着那个男人的回复。

    那个男人好像总是轻易的拨动她的心弦,让她总是不能自己。

    “不了吧,我不想去。”

    只听见程深淡淡的回绝了她,一如往常一样疏离却有礼。

    明明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的态度,却让元嫚嫚心中被戳动了一样。

    又是这样,就像是以前的无数次一样,程深对她提出的话又一次的否定了。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也是如拒绝她一般的拒绝别人,她一定会坚持不下去吧。

    只要还没有出现那个特别的人,她就有信心做那个特别的人,对于现在的程深来说,除了舞蹈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入得了他的眼。

    这也是元嫚嫚比之其他人所没有的优势,她拥有接近他最方便的途径,更何况他们还是师兄妹。

    就算最后不行,她也要试一试。

    “巡演好不容易结束了,大家准备庆祝一下,师哥你也来吧。”

    程深不太擅长应对人多的场面,这种机会他也向来是能拒绝就拒绝。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了一瞬。又继续说道:“你们去吧,我就不来了,祝你们玩儿的开心。”

    元嫚嫚不甘心,不能每一次都这样,她就像是和谁较劲儿一般,又说到:“师哥,反正表演已经结束了,你又没什么事就来吧。”

    电话那头的程深安静了下来,好像这次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了。

    但他实在是不想去应付那种场面,突然又想到了于思媛,好像,他有事情了。

    “我和人有约了就不来了。”

    元嫚嫚几乎脱口而出你和谁有约了,但片刻她还是压下了说出这句话的冲动。

    别多想,万一只是其他人约他出去呢?但元嫚嫚的心底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他哪来的朋友,但她努力克制住不让自己去想这些。

    “那好,再见师哥。”元嫚嫚飞快的挂断了电话,她怕再讲下去她的哭腔就要忍不住了,她的骄傲不许她这样。

    元嫚嫚挂断电话之后再也忍不住扑在桌子上哭了出来。

    其实她明天约师哥出来吃饭,不是大家的意思,是她一手撮合大家聚会,目的是为了在大家的见证下表白。

    她喜欢他,从很久之前就喜欢他,甚至为了他加入了他的舞团。

    原本以为在朝夕相处之下,他也会喜欢上她,但是,换来的却是是跟一次又一次的冷漠。

    不过,仅仅是这样她是不会放弃的,既然她在师哥身边,那么她有的是机会,总有一天师哥会属于她的。

    元嫚嫚拿起桌上的药酒,温柔的抚摸着,神情眷念,仿佛看到了那天阳光下的男孩。

    “舞者的脚很重要的,要保护好它,知道吗?”

    “给,拿去吧,记得每天晚上敷一下,用不了多久就会好的,这是师哥的经验之谈。”

    “继续加油吧,千万不要放弃对舞蹈的热爱。”

    画面定格在男孩把药递给她的那一瞬间,她记得,那天阳光很暖,让她分不清到底是阳光的暖,还是那个男孩身上散发出来的光,很暖。

    元嫚嫚把药瓶贴在心口的位置,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那么暖的师哥,一定会属于她的。

    等程深练习结束已经中午了,他坐在舞蹈室中间,拿出手机看着和于思媛的对话框有些头疼。

    他和元嫚嫚说他有约了,与其说是搪塞她,不如说是被于思媛烦的不知道怎么做了。

    那个女孩儿看起来那么的安静温婉,结果却是这样烦的一副样子?

    自从加上程深于思媛就不间断的向他发早安晚安,就连中午吃了什么饭也要向程深说,还时不时的问他到底去不去看舞蹈剧。

    烦的没有办法了,程深只能答应他,他希望这个举动能够让小姑娘闭嘴,不过他发现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程深实在没有遇到过像于思媛这样能叨叨的人,如果让于思媛知道程深的想法,一定会特别骄傲的说,那当然了,我可是编剧。

    以前也有过缠着程深要和他交往的姑娘,但是没有一个人烦人的功底能有于思媛那么强。

    于思媛看到程深发来的短信,有些意外地一挑眉毛,还以为他不会答应和她去看舞蹈剧呢,她都已经做好了被拒绝到底的准备。

    虽然不知道这中间出了什么变故,于思媛也不知道自己还没来得及见面的情敌,无形之中帮了她一把,她只将这一切归功于自己这些天的成果。

    于思媛那天让人去查的关于程深的消息,已经给她发来了。

    她细细的研读,那份资料看了不下三遍,于思媛将程深的成长经历,参赛过程,甚至是喜欢偏爱深深的记在脑海里。

    对程深的了解又上了一层楼,不过越了解她就觉得自己想要这个男人。

    对于这种感情是爱情还是其他的,她并不想深究,想要就要得到。

    于思媛这种略有些病态的心理,还全都要得益于她并不怎么美好的童年。

    爸爸去世后,妈妈一个人带着她,小孩子并不懂理解,只知道于思媛是一个没有爸爸的怪人。

    他们对她扔石头,抢走她心爱的洋娃娃,骂她是没人要的孩子。

    那个时候于思媛就告诉自己,自己想要的就一定要牢牢的抓在手里,不然就会被别人抢走,也一定不能让别人欺负自己。

    这种想法经年累月的累积,就造成了如今的于思媛。

    <b>

    </b>

    &bp;

    &bp;

    &bp;

    &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