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正正文 33

      啊……啊……好舒服……好爽……人家不行了……要去了……啊……」萱  颖Yin叫著。   萱颖的下体还是骑在象伯身上不停来回,享受生殖器摩擦的快感。只见萱颖  摩擦得越来越快,象伯的荫茎完全被Yin水浸湿,在灯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突  然「啊……」的一声,萱颖倒在象伯胸口不动,而裙底下喷出了许多Yin液。   象伯:「萱颖妹妹高潮了,潮吹囉!萱颖妹妹坏坏,把象伯的鸡芭弄得这样  湿,妳要接受处罚唷!」   财叔露出邪恶的笑容道:「处罚的内容就是……就是……让我们三个干妳的  小鸡迈!」   萱颖惊道:「不……不行啊……你们……不能干我……我……不能……对不  起阿猴……」   陈伯把萱颖的裙子一把扯下,右手探到萱颖的股间挖弄,接著抽出一隻湿淋  淋的右手掌说:「萱颖妹妹不想对不起阿猴,但妳的鸡迈已经湿成这样,如果不  跟我们相干,妳忍得住吗?」   「怎麼样?妳忍得住肉体的慾望吗?」陈伯说完就抱住萱颖,玩弄著她的大  奶。财叔也跑过来扳开萱颖的大腿,往生殖器进攻。   陈伯津津有味的吃著萱颖的奶头:「妳的奶头怎麼挺起来了?是不是想要被  玩弄了啊?」   萱颖羞道:「讨厌……陈伯……你这样子吸咬……当然……会有反应啊!」  看来性慾战胜了理智,一下有场大战了。   陈伯对著萱颖的奶头又掐又吸,弄得萱颖好不舒服。   陈伯:「妳的奶头怎麼那麼长,|乳|晕那麼大?是不是常常给别人吸奶头?」   萱颖:「啊……啊……那是因為……每次阿猴睡前……都要吸我的……奶头  的关係啦……人家……狠少给人干的……啊……」   财叔:「妳的荫唇怎麼那麼大片又黑?是谁把妳干成这样?妳几岁就开始相  干了?」   萱颖:「啊……啊……人家……是因為常常……自蔚……所以大荫唇……比  较大片……也比较黑……不是被干的……啊……好爽……不要吸那麼用力……人  家……也是上了大学……才会相干的……啊……」   陈伯:「来,快给我来吹喇叭,我的鸡芭又大又粗,一定能干到阿猴没干过  的子宫深处。」说完陈伯就把鸡芭塞到萱颖口中。   萱颖:「呜……呜……好爽……这样子……上下玩弄……呜……呜……好舒  服喔……快……插进来……插死我……啊……啊……」萱颖被玩弄得发出Yin声浪  语,已经不像我认识的她。   陈伯:「我要插囉!妳这隻母狗。」   萱颖:「啊……我是母狗……啊……我是欠干的……母狗……陈伯……你插  得这麼裡面……好刺激……受不了……舒服……爽死了……」   陈伯粗壮的鸡芭就塞在萱颖的小鸡迈裡面来回抽动,我看到萱颖下体分泌出  不少Yin水,随著鸡芭一插一抽而带出许多,陈伯的卵袋也因為Yin水浸渍而变得油  亮亮的。   陈伯:「妳这个贱货,这麼喜欢给人干吗?我要干到妳怀孕,為我生个胖儿  子。」   萱颖:「啊……啊……好爽……干我……用力点……干死我这个贱货……」   陈伯:「啊……啊……要射啦……我要射在子宫裡面……我要让妳怀孕……  啊……啊……」陈伯停止活塞运动,股间的卵袋一收一放,正释放出Jing液灌进萱  颖的子宫?  萱颖:「啊啊……不要啊……人家现在是……危险期……要是射进来……人  家……会怀孕的……啊……啊……」萱颖跟著陈伯最后的衝刺一起达到高潮了。   陈伯:「来不及啦,都射进去了。没有干过那麼紧的鸡迈,一下就洩了。」  陈伯的鸡芭慢慢滑出萱颖的荫道。   财叔:「换人了。」不等萱颖鸡迈的Jing液流出,财叔挺著坚硬的荫茎就往萱  颖的鸡迈插进去。   财叔:「啊……好爽……裡面好热……又有Jing液的润滑……真是个极品……  这鸡迈真的好紧……一进去……就快受不了……」   萱颖:「啊啊……让人家……让人家……休息一下……鸡迈……鸡迈……受  不了……这样干……鸡迈……好爽啊……啊……」萱颖才刚达到高潮,鸡迈承受  不了这样连续的猛攻,兴奋到连大腿都在抖动。   财叔双掌往萱颖屁股拍下去,萱颖因為吃痛,鸡迈当场紧缩一下。「哦……  超紧的,差点被套出来!」财叔先把萱颖托起来,呈现火车便当式往我躺著的沙  发走来。   财叔:「看妳现在这副Yin样,要是阿猴知道,还不马上分手。」财叔托著萱  颖走到我的眼前。   萱颖:「啊啊……不要……不要让阿猴看见……啊……啊……不能……让他  知道……啊……不要啊……」萱颖边喘息边说不能让我看见,还空出一隻右手试  图伸到生殖器交合处挡住不让我看见。   「噗吱……噗吱……啪……啪……噗吱……噗吱……啪……啪……」肉体的  撞击声就在我眼前迴盪,我忍不住睁开眼偷看,看见财叔粗壮的荫茎在萱颖的阴  道口来回进出,进去时把两片大荫唇都带了进去,出来时连荫道壁最嫩的嫩肉都  被带出来。   「噗吱……噗吱……啪……啪……」激烈的撞击声持续在我面前迴响,甚至  有些Yin水因為肉体的撞击而飞溅到我脸上,我只能继续装睡。   财叔:「怎样,在妳男友的面前这样子干妳,爽不爽?说。」   萱颖:「爽……好爽……萱颖……被大鸡芭……干得好爽喔……用力点……  啊……啊……要去啦……」萱颖已被干到来了第三次高潮:「啊……啊……不要  啊……哦……哦……爽死啦……鸡迈……爽死啦……」   财叔:「我也要去了,我要全部射进妳的鸡迈裡……啊……啊……啊……射  了……哦……」从我的视线裡,看到财叔以飞快的速度抽插了十来次,接著萱颖  的荫道冒出了许多Yin液,还有不少直接流到我的脸上。   接著轮到在旁边打手枪的象伯。萱颖躺在沙发上享受著高潮,突然象伯一下  就揪住萱颖的奶头,「啊……啊……啊……好麻……」萱颖尖叫著。   象伯:「妳的奶头怎麼这麼Yin荡?两隻大奶被干得跳上跳下的,真是个Yin贱  的女人,让我代替妳男友教训妳。」说完,象伯用手掌对著萱颖的Ru房搧耳光。   「啪啪啪啪啪啪……」象伯越搧越起劲、越搧越快,「快点……用力点……  打我……这个贱货……打我的贱奶吧……」萱颖发狂似的叫著。   象伯:「果然是个贱女人,在妳男友面前干死妳好不好?」象伯说完也不等  萱颖回应,就把萱颖两脚打开抬起,扛到肩上,把下身巨大的荫茎塞进萱颖的小  鸡迈裡面。   象伯:「这小鸡迈好紧啊,没干过那麼紧的鸡迈……好爽……贱货,想不想  我干破妳的鸡迈?」   萱颖:「啊……不要……象伯……你不能干穿人家的鸡迈……啊……啊……  人家的鸡迈……还要留给……阿猴干呢……啊……啊……」萱颖给象伯干得双|乳|  乱摇、Yin水狂流。   象伯:「哈哈……给我干过的鸡迈,其他人来干就没感觉了。我要干破妳的  鸡迈,干穿妳的子宫,萱颖妹妹。」象伯说的可不是闹著玩,他的鸡芭足足有萱  颖的小臂那麼粗长,加上他干得又快又用力,绝对能把萱颖的小鸡迈干得流汁喷  汤、破皮红肿,三天不能走路。   萱颖:「啊……啊……干到人家的花心了……啊……好舒服喔……啊……干  进人家的子宫了……你的Gui头……好会撞……好会撞……啊……啊……撞得人家  一阵酸软……啊……啊……去了……」萱颖在沙发上被干得流汁喷汤,高潮一波  波侵袭著。   象伯:「妳高潮了,我还早呢!我要继续干,干到妳发狂,干到妳变成只会  Zuo爱的机器,再把Jing液都射进妳的子宫。谁叫妳这麼Yin荡,到处勾引男人,妳这  隻母狗!」   象伯发狂似的抓住萱颖的腰肢,固定住不让她逃走,腰部猛力撞击,双方生  殖器的嫩肉不停地摩擦,不停地寻求快感。Gui头的肉冠也不停地刮弄著萱颖的阴  道壁,只要有Yin水分泌,肉冠马上把Yin水刮出来,在萱颖的屁股间形成小水洼。   空气中只有三种声音:肉体撞击的「啪啪」声、象伯勇猛粗重的呼吸声,以  及萱颖被干爽的Yin叫声。   萱颖:「啊……啊……不……不要再干了……啊……我又高潮啦……啊……  啊……喷啦……我不能思考了……子宫……荫道……啊啊……好热……好爽……  坏掉啦……天那……我会坏掉……啊……爽死啦……啊……啊……」   象伯:「我要射啦……我要把子孙……都射进妳的子宫……準备高潮吧!準  备怀孕吧!贱货……母狗……」   象伯下身的活塞运动开始加速,每一下都干到最裡面,Gui头侵入了子宫在子  宫内刮弄著。忽然看到象伯用尽最后的力气挺进,整根鸡芭都干进萱颖身体,龟  头嵌入在萱颖的子宫开始喷洒著Jing液,股间的两个卵袋也用尽力气收缩。   萱颖:「啊……啊……好麻……好热……啊……啊……去了……去了……不  行射进来……啊……啊啊……那麼浓厚的……Jing液……啊啊……一定会怀孕……  啊……不行……不行啊……被中出了……啊……啊……爽翻了……」萱颖子宫大  开迎接著不知道第几次的高潮、受孕。   装睡到这裡想说Yin棍阿伯要结束了,没想到陈伯跟财叔又敗街Π磐嬗钡? 方向走来……看到这我已经狠累了,不用装了,直接睡吧!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