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正正文 22

      奶子!真是个欠人干的骚货。老闆心裡想著。   随著碎冰机的动作,萱颖整个人因為震动而站立不稳,色老头在萱颖身后索  性把裤襠内硬挺的鸡芭塞进萱颖短裙底下。萱颖因為注意力在眼前的碎冰机上,  丝毫没有发现有根硬东西塞进了她的两瓣屁股间。就这样老闆抱著萱颖跟机器,  利用萱颖的屁股跟机器震动带来快感。   「呃~~呃~~」隔没多久,老闆口中发出声音,下体熊熊往前挺进,脸色  涨红、眼神迷离,长长的吐了一口大气,他隔著裤子高潮了,利用萱颖的屁股,  Jing液都射在内裤上。   随后老闆转了过来,果然裤襠的硬挺慢慢消了下去,但是布料却湿了一片,  不知道是萱颖先前的Yin液还是老闆的Jing液害的。   好不容易五十碗豆花装完,不过才晚上10点多,我说:「老闆,豆花装完  了,我跟萱颖就不打扰你做生意,先走囉!」   「啊!三八啦!你们帮了我这个大忙,我不回敬一顿消夜怎麼可以?让你们  做白工,传了出去我春满夜市阿城要如何立足?」老闆见女友要走了,赶快找藉  口来挽留。   女友对老闆说:「不过才10点多耶~~老闆你的生意……」   「没关係啦!今晚靠你们赚的比平常还多,一下带你们去春满夜市总干事家  吃烧酒鸡。」说完,老闆转身过去打电话。   好吧!我看看你这个老头还能有什麼把戏,就去吃个烧酒鸡吧!「萱颖,老  闆都这样邀请了,我们不去就不给面子了,走吧!」我都这样说了,女友当然不  能说什?  「喂~~添财唷!一下我带两个年轻人过去你那裡,好酒好菜传一下嘿!」  看来这个叫添财的就是春满夜市的总干事了。   *********************************  第二集的阿城名字取得不好,没有代入感,想到一个熟悉的人物陈伯,就用  陈伯代替阿城吧!  *********************************  (三、完)   陈伯掛断电话,就急忙的拉著我跟萱颖的手走往总干事家,好像怕我会突然  反悔,到嘴边的肉就飞了。总干事的家位於夜市的尾端,到了这裡还是有游客人  潮,不过已经比较少了。   「唷!阿陈。」远远的听见一个人对我们呼喊,陈伯听到也高举了手回应一  下,不久就走到了总干事家门口。   陈伯先跟对方打个招呼:「添财唷,这两位是阿民的同学啦!带他们过来跟  你认识认识。」我立即向对方点了点头:「干事您好!我叫阿猴,这是我女友萱  颖。」   「老伯你好!」萱颖天真的跟干事打了个招呼。「萱颖妳怎麼那麼没礼貌,  叫人家做老伯,老伯可是夜市的总干事呢!」我对萱颖道。「你还不是叫人家老  伯。」萱颖吐槽道。   「没关係啦!都年过半百了,叫我财叔还是老伯都可以啦!」   添财笑道:「阿陈,怎麼没看到小民?」陈伯气愤的说:「不要提那个机掰  民,旷班害拎伯豆花店差点开天窗,还好他同学帮了我大忙,不然豆花店招牌还  不砸了。」   我说:「没有啦,小事情而已。」心想,萱颖的鸡掰都被你看光了,还让你  把鸡芭夹在萱颖屁股间当自蔚机器She精,这才是帮了你大忙吧?   「对呀!帮你装豆花弄得我手好痠唷,还不快请我们去裡面坐。」萱颖娇声  道。   添财笑著说:「哈!忙著寒喧倒忘了请你们进来。美女请进来坐,我给你们  奉茶。」添财走在最前面引导我们进入他家。「这样才对嘛!」萱颖说。   一进添财家发现裡面掛著好几面匾额,例如「劳绩永著」、「任重道远」、  「行善德昭」、「急公好义」等等,料想添财身為总干事,平时一定做了不少好  事,造福人群、调解纷争,所以民眾们送了这麼多匾额来。看来总干事可是个正  人君子,怎麼会认识陈伯这种色龟。   添财引导我们去沙发上坐,我先打量四週环境,虽然添财是个干事,但是第  一次见面,还是要先瞭解对方。   添财家裡的摆设狠奇怪,除了客厅的沙发、电视以及客厅铺满了软垫是正常  摆设外,客厅角落有一张半拉起来的帘子,帘子裡面是一张看病用的病床。而另  外一个角落更摆了奇怪的东西,一张长高為32公尺的大布幕,四边装饰得狠  漂亮,但上面也不少灰尘,看得出是有价值、有年代的东西,但我不懂那是啥。   「我跟添财、象伯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三十几年前春满夜市开幕时候,我  们就在这裡摆摊,算一算也都五十几岁了!」陈伯向我跟萱颖说著。   陈伯接著说:「我在夜市口卖豆花,添财是总干事,在夜市尾开了一家整体  所,而象伯是卖蛇肉的。」   萱颖惊讶道:「你是说在夜市杀蛇卖蛇肉汤、蛇血的阿伯吗?原来你们是好  朋友。」   添财笑道:「我们可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好朋友,一起当兵,还一起翻墙  召妓呢!」陈伯接著说:「不过那些妓女身材可没有萱颖妹妹来得好。哈哈!」   我尷尬的回以一笑,接著问萱颖:「妳认识象伯?」萱颖说:「不是,是我  爸爸常常买他的蛇肉汤回来吃。」   陈伯道:「原来萱颖妹妹时常吃象伯的蛇肉汤唷,怪不得皮肤那麼白,奶子  那麼大,还有一副欠干的水蛇腰。」   「哈哈~~我们这些夜市粗人讲话比较不修饰啦!萱颖妹妹不要在意捏。」  添财接著说。   我没想到这个陈伯讲话那麼直接,故意讲些话来挑逗女友,便话锋一转带到  别的事物上:「财叔原来你会整体唷?萱颖腰那麼粗,能不能帮我把她整得瘦一  点啊?」我半开玩笑对添财说。   添财说:「萱颖妹妹的腰已经够细了,我整体那麼久,美女看了不少,但是  像萱颖妹妹这样子胸、腰、臀三样比例都恰到好处的美女可不多见。」   「萱颖妹妹,妳的三围是多少?送妳几件性感内衣穿穿。」陈伯挑眉露出色  样问。   「33D/24/33啦!」萱颖骄傲的说:「陈伯你怎麼会有女生的内衣  呢?」萱颖问道。   陈伯说:「不是我啦,是添财开了整体所,顾客多半是女人,他顺道卖起女  性内衣。」   萱颖道:「原来是这样唷,不过要是欧巴桑穿的款式我可不要唷!」女友都  喜欢穿性感的款式,今天是因為我的要求而真空逛夜市。   陈伯急忙接道:「拜託,都薄纱的捏,专卖年轻美妹走性感路线。」   添财对萱颖说:「一下有时间让妳看看款式,挑个几套吧!」   「哇!阿猴你Xing福唷!带个性感内衣回去,让妳今晚多Cao萱颖妹妹几次。」  陈伯粗俗道。   我说:「我们没有同居啦,一个礼拜也才做一次而已。」   陈伯对我说:「阿猴这样不行唷,好东西不可以这样浪费。还是你有什麼难  言之隐,一下象伯来了请他帮帮你。」   陈伯对添财说:「象ㄟ是到了没?人没来不要紧,好酒好菜不能不到呀!」   「阿陈是在喊什麼啦!我哪一次放你鸟过?」从门外传来浑厚的声音,正是  他们的死党之一「象伯」,双手拎著酒菜走了进来。   添财:「象ㄟ,你来了啊!来来来,大家来客厅一起吃。」我跟萱颖坐在沙  发上,陈伯打开象伯带来的酒菜,一道一道的摆在桌上。添财拉著象伯走到客厅  角落讲悄悄话,我仔细聆听他们在偷偷说什麼,虽然他们在客厅角落,不过两个  大男人讲话声音是小不了的,隐约听到「……奶狠大……灌醉……狠好上……轮  流Cao……」之类的话语。   陈伯虽然故作正经的摆设食物,但我看到他不时在偷笑,不知道在想什麼下  流事,眼神也不时飘忽在萱颖的大腿、胸口。   他们三个的意图太明显了,就是想灌醉我之后轮Jian萱颖。萱颖不久前才被金  鱼摊老闆「意外」干到。我不想萱颖再被干,今晚顶多配合他们暴露点春光、肢  体接触吃点豆腐就好。   说完,他们三个就围者我跟萱颖坐在客厅沙发上,「来开动,不要客气。」  添财热情的招呼我们。   席间不时閒话,我也对这三个老伯的背景有所认识。   陈伯:年约五十岁上下,在春满夜市卖豆花,一脸大鬍子,操台语口音,体  格高壮略胖。没多久前才在萱颖的屁股间She精,现在「甲后到相报」带著萱颖跟  我来到添财家,不知道有什麼诡计。   添财:春满夜市总干事,与陈伯、象伯从小玩到大。掛副老花眼镜,身材瘦  小,容貌猥琐,副业是无照整体所,专帮女人塑身、整骨,也兼卖女性内衣,夜  市附近的良家妇女身体几乎都被摸遍,Yin荡点的顺便搞上床。只有我还傻傻以為  他是正人君子。   象伯:在夜市杀蛇,萱颖的爸爸时常光顾。嗜好是蒐集鞭酒,跑遍中国大陆  凡举蛇、虎、猪、牛鞭药酒皆有所藏。外号来由是因為荫茎像象鼻一样弯又长。  离过三次婚,都因為性慾太强老婆受不了。每几天就开查某,每次都把娼妓弄到  软腿,已经是妓女户的黑名单。   添财:「你们这麼年轻,在哪裡读书呀?」   萱颖:「嗯呀~~财叔!我跟阿猴是大学研究所学生,今年24岁。」   陈伯:「24岁,真棒啊!不嫩也不熟,吃起来刚刚好。」女友歪著头不解  的看著陈伯,陈伯连忙夹了块肉道:「我说这块肉不嫩也不熟,吃起来刚刚好,  可不是说萱颖妹妹。哈哈!」   「阿猴平常都做什麼消遣呀?」财叔向我问道。「就打打篮球囉!」我说。   「像你这麼帅,篮球打得又好,一定交了不少女朋友吧?」陈伯说。「没有  啦!没有啦!」我客气的说。   萱颖急忙吐我槽:「哼~~他只不过是抹抹髮胶、砍砍外线而已,学校一堆  肤浅的小女生就对他尖叫,够没水準。」我也只能尷尬一笑。   「光吃东西多没意思,我们喝点酒。」象伯从袋子裡拿出一罈酒,罈上贴了  一张红纸,上面以书法写著「吊睛白额」。   萱颖好奇地问说:「象伯,这是什麼酒啊?」象伯露出一抹微笑说:「这个  啊,萱颖妹妹妳可听说过武松打虎?」   萱颖被问到,激起了她那不服输的性格,把自己的所学通通搬了出来:「我  当然知道呀,在大宋年间有个地方叫景阳岗,景阳岗出了一头猛虎,专门吃人。  当地父母官派兵数次围捕都抓不到那隻吃人虎,导致没人敢去景阳岗。一日武松  喝得酩酊大醉路过景阳岗,忽地那隻吃人虎跳出来要吃武松,武松酒罈往地上一  砸便飞身跟猛虎搏斗了起来,武松一个闪身骑在那隻吃人虎身上,饱以老拳往老  虎身上招呼,没多久那隻吃人虎没有声息了,於是地方上就出了这麼一个打虎英  雄——武松。」   象伯说:「萱颖妹妹真是聪明啊!我跑遍大江南北,蒐集各种鞭酒,就属这  罈吊睛白额虎鞭酒最是珍贵,男人喝了壮阳补肾,女人喝了滋阴美白。阿猴  老弟,听说你一个礼拜只有一次,那我这虎鞭酒你可要多喝两杯。」我只能笑而  不答。   「来来来!大家都喝一点。」陈伯拿了五个杯子出来,「啵」一声象伯掀开  罈封,又香又陈的味道飘了出来。   添财道:「象ㄟ你这是什麼酒?又香又浓,光是闻到就快醉了。」象伯笑答  道:「这可是去东北求虎鞭时候所觅来的酒,当地人管这酒做三碗不过岗,  意思是只能喝三碗,喝多了就会醉倒,过不了那景阳岗。当日武松喝的就是这个  酒。」   象伯又问:「萱颖妹妹妳聪明得紧,可知道武松当日喝了几杯吗?」萱颖答  道:「想考我?十八杯啊!」   陈伯斟满了酒对萱颖说:「萱颖妹妹真是聪明,我先敬妳一杯。」说完乾了  一杯。萱颖是受不得人家激的,一口就乾了她桌前那杯。   「咳……咳……好呛人啊!」萱颖不知酒性,那麼烈的酒一口乾,难怪被呛  到。我知道萱颖喝了酒会乱性,做出大胆的事情,所以我也暗示她不要喝太多。   席间三位老伯除了对饮之外,也敬我跟萱颖,多了酒精的作用,大家讲话放  得更开,也不忌讳什麼了。   陈伯:「萱颖妹妹啊!妳身材那麼棒,平常是做些什麼运动呀?」   萱颖:「我平常就是参加瑜珈社,做做瑜珈,雕塑身材。」   陈伯:「那萱颖妹妹穿上紧身服一定迷死人了,什麼时候练习让陈伯过去看  看。」   萱颖:「讨厌啦~~陈伯跟练习时候那些男同学一样,都挤在瑜珈教室想偷  看我做动作。」   陈伯:「听说练瑜珈的女生鸡掰比较紧,萱颖是真的吗?」   萱颖:「讨厌啦,我怎麼知道?去问阿猴吧!」   我不知為何居然说出老实话:「应该是吧,萱颖那裡不是一般的紧,我往往  不到十分鐘就缴械了。」   陈伯:「哈哈!小老弟你太逊了吧!」又转头道:「萱颖妹妹妳知道吗,象  伯為什麼叫象伯?」   萱颖双眼有点涣散,含著杯口道:「不知道耶!是因為他像小新的爷爷一样  爱露长毛象吗?」   陈伯:「哈哈~~老象你自己讲吧!」象伯:「萱颖妹妹,因為我的鸡芭头  像象鼻一样往上翘,所以才叫做象伯。要不要摸摸看呀?」说完拉著萱颖的手往  他裤襠摸去,萱颖急忙将手抽回来:「我才不要摸象伯的鸡芭咧,怪噁心的。」   添财:「阿陈,萱颖都足够当你女儿了,你还说一些奇奇怪怪的事。」   陈伯:「财ㄟ,你也知道我有些年纪了,只剩嘴炮可以打。哈哈!来啦,再  喝!」陈伯又敬我跟萱颖一杯。   我又喝了一杯,藉口说想上厕所,所以起身先离去,之后躲在门边偷看事情  的发展。   酒精催化之下,萱颖慢慢跟这三位老伯没有隔阂,言谈中也把三个老伯当作  平辈。萱颖酒酣耳热的说:「既然大家那麼开心,老伯我来教你们做瑜珈吧!」  说完萱颖站到客厅中央软垫上先摆出一个入门姿势,双手掌心合十直举朝天,左  膝弯曲60度,左脚板贴在右膝盖上。   或许大家还记得,萱颖今天是没有穿内衣的,所以双臂直举朝天让整个小可  爱紧绷在胸前,萱颖的奶头清晰的印在衣服上。   「哇~~」三隻色龟不由得发出讚嘆声。   萱颖穿著黑色小短裙,长度只到屁股蛋下缘,整个瑜珈抬腿动作把小短裙退  往腰部,不要忘记萱颖没有穿内裤,所以她的生殖器整个暴露在空气中。虽然这  个角度没有办法看得一清二楚,但那两瓣大荫唇终究是逃不过三个老伯的视线。   陈伯他们看著萱颖做瑜珈边交谈:「我就说她没穿内裤吧!」、「好Yin贱的  骚Bi,再张开一点。」   老伯们边交谈边讚美萱颖:「萱颖妹妹做起瑜珈来真优雅,再多做几个动作  吧!」   萱颖最高兴就是听到他人称讚,马上又换一招像小狗一样四肢著地,一隻脚  朝后方伸直到与身体平行,如此来回伸展:「这一招是瘦大腿跟臀部的,老伯们  也试试看吧!」   这个姿势从前面看过去只看到萱颖两隻没戴胸罩的大奶,因為地心引力关係  呈现饱满的水滴状,又因為穿著低胸小可爱,奶子从|乳|晕以上都暴露在空气中,  奶头虽然没有暴露出来,但也直挺挺的印在衣服上激凸著。萱颖丝毫没发现自己  的糗态,任凭老头们视Jian她的身体。   从后面看过去,看到了白花花的屁股随著大腿的伸展而一开一合,萱颖的生  殖器就这麼半开半合迎接眾人视线:「陈伯你摸摸我的大腿,抬起来的时候是不  是狠紧绷,这样子代表有瘦到大腿唷!」   萱颖下了一个这样的指令,陈伯可乐坏了,马上把手掌放到萱颖大腿臀部之  间:「不会紧绷呀,萱颖妹妹妳是不是弄错了?」陈伯故意把话说反。   於是萱颖更用力地抬起大腿说:「陈伯你再摸,是不是狠紧绷?」陈伯这次  摸得更用力了:「让我感觉一下,妳再支撑久一点。」陈伯不止双手都摸上了萱  颖的屁股,整个脸也靠了上去,把萱颖的生殖器看了个清楚,甚至还用手把屁股  掰开,去闻肛门和鸡掰的味道,只见陈伯深吸了一口,回头对著添财、象伯比个  讚。   「再教你们一招改善便秘的。」说著,萱颖盘腿坐在软垫上,先是把右脚朝  右打直,跟著把左脚朝左打直,宛如一个正面劈腿的动作。由於萱颖长久练习瑜  珈,筋骨柔软得狠,所以这10度的开腿对她来说根本轻而易举。在酒酣耳热  之下,萱颖居然毫不避讳在老伯面前开腿。   「上身前倾30度,用小腹呼吸,呼吸间小腹和肛门都要配合。」萱颖的双  脚大开,股间被三个老头看得一清二楚,整个大小荫唇都打开来,而且因為配合  呼吸,萱颖的生殖器跟肛门一张一合的好像跟著呼吸一般。   看到这裡我的下身硬到不行,想必那三个老头也是硬得不得了吧?我看萱颖  暴露得差不多了,就开门走回客厅。   「咳咳……」进客厅前我先咳两声,怕看到不好的画面,大家都尷尬。没想  到萱颖还是开著两条腿,大方的露出生殖器,边向我说:「阿猴你也来嘛,大家  一起做瑜珈。」   只看到老伯们不断围著萱颖的身体四处打量,藉著学习的名义,窥视、抚摸  著萱颖的身体。   「萱颖妹妹妳大腿内侧筋好软,让陈伯摸看看好吗?」陈伯说,萱颖天真的  答道:「好哇~~你来摸。」说完拉著陈伯的手往她大腿内侧摸去。财叔见状也  说:「萱颖妹妹,我也来感受一下。」就逕自把手伸向萱颖另一边大腿内侧。   我看到陈伯跟财叔的手在萱颖的大腿内侧来回抚弄,不过这种摸法哪裡是感  受筋络,根本是直接爱抚。甚至手指头还有意无意的触摸萱颖的生殖器,不过他  们因為顾忌我还在场,所以也只有轻轻摸过。   萱颖真是迟钝,被人这样摸都没有警觉,还是因為酒喝多,反应慢了呢?   「萱颖妹妹妳的腰身好柔软,让象伯也感受一下。」象伯见其他两老摸成这  样萱颖都没有反应,打蛇随棍上也往萱颖腰背部摸去,象伯的两隻大手掌一围,  就把萱颖24吋的小蛮腰围了一圈,还有律动的上下抚摸,象伯甚至偷偷利用食  指、拇指去偷袭萱颖33D的Ru房下缘。   「哎唷,老伯你们弄得我好痒,不要摸了。」萱颖被三个老伯上下其手后终  於感觉到瘙痒,叫老伯赶快停止。   财叔最是聪明,见状忙道:「萱颖妹妹原来妳怕痒唷?我要搔妳痒囉!」说  完对陈伯、象伯使出眼色,三个老头马上改变战略,对著萱颖的腋下、腰间、脚  底板抠弄,弄得萱颖坐不住而滚卧在软垫上。   「不要弄了……不要弄了……停……停……好痒……人家不行了……」萱颖  被搔痒弄得受不了,上气不接下气道。   最可恶的是老伯们利用萱颖挣扎的时候,偷偷进攻萱颖的|乳|头、鸡掰。我就  看到象伯多次以食指、中指去偷夹弄萱颖激凸的奶头,财叔跟陈伯有意无意以指  尖轻抚过萱颖的生殖器、肛门,当然这些动作是在搔痒的情况下完成的,我不得  不佩服这三个老伯,果然是玩女人的高手。   為了避免情势恶化,我赶紧出来打圆场说:「萱颖、三位伯伯,菜都凉了,  我们赶紧吃吧!」象伯跟陈伯听到,暗自滴咕:「马的,这小子还没走唷?」、  「都忘记她男朋友还在场,差一点就吃到。」   财叔安抚一下陈伯、象伯:「没关係,耐性点。」就对大家说:「我们继续  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终於萱颖摆脱阿伯们的爱抚玩弄,大家又坐回沙发第二轮聊天用餐。在第二  轮我突然感觉到萱颖跟我被敬酒的次数增加不少。走点光跟吃豆腐本来就是我能  接受的范围,但要是我醉倒了,萱颖会被强迫跟阿伯们做些运动,这些运动实在  不是我所乐见。   添财暗地跟另两位说:「萱颖差不多了,不要醉倒,死鱼可不好玩。」於是  阿伯就专攻我一人。   象伯:「阿猴,再来一杯,祝你跟萱颖早日结婚。」马的,这「虎鞭」加上  「三碗不过岗」威力还真强,我的头已经有点昏了。我喝了差不多十杯,而萱颖  喝了五杯左右,萱颖目前的状态已经整个人都大放开,不把阿伯当长辈看,说话  也无所谓礼貌,甚至打打闹闹肢体接触都有。   象伯:「萱颖妳奶子这麼大,坐公车是不是狠多人都故意往妳这边挤呀?」   「讨厌,象伯你怎麼知道?常常有人故意用手肘顶我胸部,或是站在我后面  用硬硬的东西顶我屁股,有的还利用煞车直接抓我胸部,色鬼还真多。」萱颖现  在讲的东西连我都没听过。   陈伯:「萱颖妳怎麼没有穿内衣裤呢?难道妳是欠人干的小Yin娃吗?」   「人家才不是欠人干的Yin娃呢!只是今天出门阿猴规定人家不能穿内衣裤,  说这样比较刺激。」萱颖马上想到什麼又说:「啊~~你们怎麼知道人家没穿内  衣裤?看到多少了?说,你们说!」萱颖竟然逼问他们看到多少。   萱颖啊萱颖!妳不知道在练瑜珈的时候,妳身上的三点,甚至连第四点「肛  门」都被这三个Yin棍阿伯看光了吗?现在才发现,已经太迟了。   财叔马上出来打圆场说:「没有啦,我们是看萱颖妹妹妳小可爱没有肩带才  这样猜测的啦!妳的鸡迈跟肛门之类的我们可都没有看到唷!」   我明明就看见你们三隻Yin棍阿伯在萱颖做瑜珈时候围在身边拚命偷看,甚至  藉著搔痒偷偷爱抚萱颖的小鸡迈、奶头、肛门,现在又说没有。果然是人不要脸  天下无敌,说谎一点也不脸红。好在萱颖现在已经八分醉,分辨不出对错,讲什  麼萱颖都会相信。   「财叔,说好送我的性内衣呢?我现在就要,现在就要穿。」萱颖喝茫了,  任性的命令财叔。   财叔:「我这就去给妳挑一套去,萱颖妹妹不要生气唷!」说完,财叔走进  厕所旁边的小房间,看来女性内衣裤就堆放在那个房间?  不一会财叔走了出来,手裡拿著一套鹅黄|色的内衣裤,走近一看却发现那套  内衣裤是情趣内衣,不是性感内衣。质料用的是透明薄纱,穿在身上又透又薄,  激凸的奶头挡不住,股间的生殖器一样可以透过薄纱看得一清二楚。财叔把内衣  拿给萱颖,让萱颖去厕所换上。我心想穿了这套内衣,还不跟没穿一样!   「我……去更衣间……换内衣……你们……不要……偷看……不要跑……等  我……等我回来……继续喝……」萱颖喝茫了,现在已经无意识的在追酒。   添财:「阿猴,我们继续喝!今天这麼高兴,要不醉不归。」   象伯:「阿猴来来,虎鞭酒对身体狠好唷!喝下去会跟我们三个一样,鸡芭  硬挺有力。」   陈伯:「要是阿猴你满足不了萱颖妹妹的话,我们三个倒是狠乐意帮你一把  唷!绝对把萱颖妹妹的水鸡干得爽歪歪。」   「谢谢三位伯伯,萱颖的鸡迈我干就可以了,不必麻烦三位。呕……」我马  上装吐,跑去厕所裡面催吐。要是酒精都吸收进身体,恐怕我会昏睡在这,那萱  颖还不被这三隻Yin棍干翻了?   等我吐完,发现萱颖已经换好衣服坐在客厅了,那三隻Yin棍阿伯把萱颖团团  围住,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著。我熊熊发现,阿伯们居然都把上衣跟裤子脱了,现  在阿伯们身上只有背心跟破旧的白色四角裤。   裡面除了财叔身形比较瘦小以外,陈伯跟象伯身材都狠魁武,两隻手臂肌肉  纠结,胸膛厚实,在四角裤底下的荫茎尚未勃起,但看起来也有15公分以上。   添财:「阿猴你吐完囉?空调坏了好热,我们几个就擅自把上衣脱了,萱颖  妹妹也说不介意。」我对著财叔点点头,他都先声夺人这样讲了,我能说什麼?   萱颖醉道:「骑马……我要骑马……陈伯你不是说要当马……让我骑吗?」   财叔灵机一动说:「萱颖妹妹要不这样,我们分组来玩游戏吧!我跟陈伯一  组,象伯跟阿猴一组,妳就当我们的助理,妳说好不好?」   「好哇……玩什麼游戏……快……谁……要给我当马骑……」萱颖道。   财叔接著指挥象伯、陈伯把角落的诊疗床搬到客厅中央,再把32公尺的  大布幕般到床前挡著:「这个布幕是我父亲的遗物,他以前是表演皮影戏的,一  下我们就在布幕后面的床上完成对方指定的姿势,输的一方要受处罚唷!」说完  财叔把客厅的灯光调暗,布幕后打上一盏灯。   财叔:「陈伯组先开始吧!助理妹妹萱颖先到床上去。」我不知道他们葫芦  裡卖什麼药,於是只能让陈伯组先示范,陈伯就跟萱颖两个人走到床后。透过布  幕的投影,可以看到萱颖跟陈伯面对面坐在床上。   象伯首先发声:「我下什麼动作,对方就要做!做不出来就输一分唷!首先  萱颖妹妹跟老陈穿著衣服表演火车便当式。」   什麼?指定姿势居然是要萱颖表演Xing爱姿势,要是在平常没有喝酒,萱颖一  定不会玩这种游戏,但是现在萱颖醉茫茫,居然毫不考虑就答应了。萱颖啊!  妳现在拒绝还来得及呀!我心裡暗想。   「火车便当……我要像无尾熊那样吗……嘿嘿……陈伯你蹲好马步……让我  跳上去……」萱颖醉到丧失理智,居然要正面跳上只认识不到一天的阿伯身上。  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轻薄到不行,虽然隔著薄衣服,但两人的生殖器还是会狠有  感觉的互相摩擦。   透过布幕,我们只看到陈伯在床上站稳了马步,两隻手摆好架势等萱颖跳到  他身上。   「我来了……呀!」萱颖真的跳到陈伯身上,為了防止滑下来,萱颖两隻手  围绕在陈伯脖子上,修长诱人的雪白大腿勾夹在陈伯腰间,而陈伯两隻粗大的手  掌则托著萱颖两瓣粉嫩的小屁股。   陈伯把整张脸埋藏在萱颖大奶间磨擦,而陈伯的手跟腰居然有节奏的上下挺  动起来。「不是说好摆姿势而已吗?陈伯你的腰在干嘛?」我有点兴奋的说。   「阿猴不要误会,因為萱颖妹妹一直往下滑,我不得已才要一直往上挺动。  萱颖妹妹妳说是吗?」陈伯边出力边回答。   萱颖没有发出任何回应,不过从布幕后面萱颖兴奋又沉重的呼吸声听来,不  是这个动作让她有点累,就是因為鸡迈跟懒教之间的摩擦让萱颖兴奋。   这动作约莫持续了五十秒,象伯喊:「停~~姿势标準,陈伯队得一分。」  接著陈伯下床换财叔。   陈伯下床时我看到他的鸡芭硬挺45度角,Gui头湿了一片,显然是因為刚才  摩擦使得萱颖小鸡迈流汁的关?陈伯的鸡芭狠大狠粗壮,隔著内裤也看得出来  非常强壮。我心中挣扎,究竟让Yin棍阿伯们吃吃豆腐就好,还是要让萱颖跟他们  干上呢?   再来换财叔上床了,我看到萱颖做完火车便当式以后躺在床上喘息,显然是  刚才的姿势让萱颖有些性兴奋了。   象伯对我说:「阿猴,想一个姿势让财叔表演吧!」我一时间想不到有什麼  姿势,便随口说出了最简单的69式。   透过布幕,看到财叔爬到萱颖身上摆出69的姿势,财叔还对我说:「阿猴  你放心,我不会碰到萱颖妹妹的鸡迈的。」   我透过布幕的黑影,看见财叔把萱颖的黄|色丝质情趣内裤掀起来,一隻大嘴  巴就这麼给我舔了下去。现场一片安静的看著他们两个人表演,空气中隐约传来  小猫舔食牛奶的声音夹杂著萱颖的呻吟声。   象伯:「阿财这舔鸡掰的声音装得还真像,好像真的有湿淋淋的鸡掰可以舔  一样。」   「啊……啊……不要……不要舔那……裡轻一点……哦……哦……不要……  钻进去……啊……啊……」萱颖边呻吟边扭动著她的腰试图闪避,可是哪裡闪得  开,只能让小鸡迈承受财叔的舌头一波波的攻击。   陈伯:「萱颖妹妹表演得好逼真啊!像极了一个发浪的荡货正在给人舔鸡掰  一样。」   「呜……呜……再来……再来……啊……」萱颖好像快到了,但象伯却喊:  「停~~财叔这一组太逼真了,连得两分。萱颖妹妹的演技狠棒唷!」只见财叔  下床来,整张嘴巴都亮晶晶的,分明就是沾满了萱颖的Yin液,而下身的荫茎也翘  得高高的。   财叔接著说:「换象伯组了,谁要先上场?」象伯自告奋勇的走向床去。刚  刚看了两场如此刺激的实弹现场,象伯跟我的荫茎老早就翘得半天高,所以象伯  迫不及待就衝上前去。   轮到象伯时,财叔接著下指令:「要做的动作是,老汉推车。」象伯拉开萱  颖的双腿一看:「Yin娃,已经这麼湿啦?」萱颖道:「不是,那是……啊……」  象伯一口气把萱颖翻转10度,让她趴在床上,然后有点类似背后式跪在萱颖  双腿间,不同的是象伯抓住萱颖两隻大腿,把萱颖下身凌空抬起,接著用自己硬  挺的荫茎撞击萱颖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生殖器。   象伯:「怎麼样,老子撞得妳爽不爽?内裤都被妳的鸡迈浸湿了,狠想真枪  实弹对吧?」象伯边撞击萱颖的下体一边问。   「啊……啊……不行……好激烈……啊……啊……这样……会死掉……会死  掉……啊……」萱颖边喘息,边以Yin荡的声音说著。   透过布幕只看到象伯拚命地用老汉推车式,以自己硬挺的下体拚命撞击萱颖  的生殖器,因為隔著两层布料,空气中传来低沉的撞击声,不同於肉体直接撞击  的清脆声。诊疗床因為象伯的卖力,发出有规律的「嘎嘎」声。生殖器持续的撞  击,使得空气中隐藏一股Yin靡的气味。   等时间到了财叔喊停,象伯才不情愿的下床,下床前还狠用力地朝萱颖的鸡  掰顶过去,弄得萱颖在高潮边缘无法自己。象伯的鸡芭如同前两个人一样高高挺  起,看来是裡面最大的一根,内裤的前面都已经被Yin水湿透,Gui头顶著的那块布  料看起来狠稀疏,好似Gui头要衝破内裤一样。   接著换我上床,看到萱颖已经眼神涣散、头髮散乱,小可爱跟胸罩虽然还在  身上,但大部份|乳|肉都跑了出来,两隻奶头也在内衣边缘挺立著几乎快要走光。   再看看萱颖的下体,黄|色丝质情趣内裤早就湿透,被掀到一边,整个生殖器  都湿淋淋的,大小荫唇因為充血所以丰满,阴Di也因為受不了刺激而充血挺立,  整个生殖器充满白色的Yin液,那是因為Yin液跟空气搅动的关係所以呈现|乳|白色。  |乳|白色的Yin液不留情的湿润了肛门口,直到滴落在床单上形成一片小水渍。   接著换我跟萱颖表演,财叔下了指令要我们表演骑乘式,但我狠想看看这些  老伯敢玩弄萱颖到什麼程度,於是就假装喝醉,躺在床上不省人事。   「阿猴……阿猴……你喝醉啦?陈伯……你看阿猴……这麼快就醉了……真  逊……还没开始咧……」萱颖醉声道。   财叔一个眼色,陈伯、象伯立刻把我搬到沙发上休息,「阿猴还真重。」陈  伯道。   财叔:「萱颖妹妹,阿猴醉倒了就没办法继续囉!」   「没关係啦……我代替……阿猴的份吧……」萱颖大方的说。   陈伯马上接道:「萱颖妹妹,只要妳愿意,我们当然没关係啊!」   萱颖狠快的从助理妹妹变成正式比赛的一角。   财叔:「萱颖妹妹依然是用骑乘式,但是配合萱颖的象伯需要脱掉内裤。」   萱颖心想:至少我还有穿内裤,应该没关係吧!   接著象伯除下内裤躺在床上,萱颖準备跨坐上去施展骑乘式,哇……象伯  的鸡芭怎麼那麼大啊?萱颖心想。   象伯硬挺著鸡芭说:「萱颖妹妹没有看过那麼大支的鸡芭吧?插进鸡迈保证  让妳爽歪歪唷!」   萱颖不甘示弱:「再大的……我都看过……这根……算普通而已啦……」说  完就把鸡芭往上扳,坐在鸡芭上做出骑乘式动作。   财叔:「萱颖妳这样不行啦!要比照前三个姿势一样来回运动才能拿到分数  呀!」   於是萱颖就隔了一层薄内裤在象伯的生殖器上来回摩擦,象伯的双手也在萱  颖身上来回抚摸。   「呜……呜……好舒服……萱颖妹妹……妳的鸡迈好湿滑……好火热……超  爽的……」象伯还没插入就爽到受不了。   萱颖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鸡迈又因為这次的摩擦而火热起来,财叔更在旁边  引导萱颖做出下流的动作:「来~~狠好,慢慢把上衣脱掉。」萱颖居然听从财  叔的话把小可爱脱掉,露出她那丰满的巨Ru。   象伯这时候哪裡会客气,两双大手掌立刻往胸部抓过去:「超软的,好棒的  奶子,又大又好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