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1534章强 花粉路最强者

      石罐中,有一株紫褐色的小树,不过巴掌高,病恹恹,叶片都耷拉了下来,顶端有一朵半闭合的花蕾。

    上一次,大能级的异土不够,楚风被迫中断进化,险些出意外,现在他再续前路。

    没什么可犹豫的,他直接就先准备好了八份稀珍而特殊的土质,如果不够,还可以再加。

    这就是进化资源积累充裕的结果,他手中有大量混元级土质,根本不在乎消耗,只要能进化,一切付出都值得。

    效果是立竿见影的,上一次萎靡下去的小树,眼下剧烈再生长,瞬间拔地而起,不再暗淡与发蔫。

    轰隆一声,居然伴着雷鸣声,伴着混沌雾,仿佛是一株世界树,在开天辟地,演绎太初之景象。

    所有叶片都在翻动,紫气袅袅,混沌大雾蒸腾,世界之初的景象显照出来,大道交织,秩序生长,第一缕光流转,赐予万物生机,第一道声音绽放,教化万灵……

    这极其特殊,让楚风都有点发懵,和上次不一样,小树拔地而起,二次生长,复苏后居然大不相同。

    他以为这次树体生长,花朵不过重绽而已,结果,景象却是比上次惊人太多了。

    他仔细观察,尽管那开天辟地般的景象很朦胧,并非真正发生,但是,依旧带给他极大的触动,让他顿悟!

    轰隆!

    那些想不通的法,以及不能再前进的路,现在居然被他捕捉到契机,参悟出很多。

    他的口鼻间,白雾进出,那是先天之精,在他运转盗引呼吸法后,同这开天辟地般的小树世界交换气息。

    一时间,楚风周身都朦胧了,被树体的紫雾包括,被混沌覆盖。

    他像是回归到了万物初生的时代,看到了第一缕光,聆听到了第一缕音,又被那开天时代的第一缕道纹在身体构建特殊的图案……

    楚风在突破,真正向着恒尊领域中前行!

    天尊这个境界,大字辈已然高高上,而入恒字领域后则可俯视苍穹,超脱在外,甚至可以说睥睨古今诸雄!

    恒字级的生物,真的不多,最起码在阳间当世这代生灵中,楚风还没有见到活着的恒尊!

    “啊……”

    楚风一声咆哮,声音沉闷,像是受伤的野兽被无数杆长矛刺穿,被钉在囚笼中。

    他真的满身是血,通体都是血窟窿,剧痛难忍。

    这是不错觉,而是真实发生的事,他从头到脚都是伤口。

    可以看到,在虚空中,无数的兵器,从秩序之刀到腐朽的长矛,全都对着他,将他刺穿,割裂!

    楚风眼窝中都在淌血,一行血泪挂满脸颊,他很痛,也很迷茫,即将突破,马上就要成为恒天尊,怎么会被阻?

    而且,这种死劫是如此的突兀,根本就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

    连他的火眼金睛都被钉穿,这种痛楚常人难以忍受,但是,他却一声闷哼,双瞳流淌符文,逼出两根长矛。

    “阻我进化路,灭我大道?!”

    楚风低吼,虽双目被穿透,遭受重创,可是却依旧能够感受到周围的一切。

    此时,无边的黑暗,像是将整片世界都染成了黑色,至暗时刻到来,将天地万物都淹没了。

    他的体表上,那些兵器不是虚幻,而是如此真实,那是不祥的本质,亦或是某种至高能量的源头?

    天地寂静,只有楚风自身散发虚弱的光,整片山林,整片苍莽山脉都被大雾遮盖,日月无光,天地失色。

    并且,楚风聆听到了丧钟声,在为他而鸣?

    他的身体开始腐烂了,全面恶化,从身上的伤口那里开始,蔓延向四肢百骸,又侵蚀进灵魂深处。

    从来没有一刻,他会这么的危险,陷入绝境中。

    真正腐烂,全面腐朽,多数是从大宇级才开始。

    可是,他过早的异化了,自上次就出现了,而今天更加严重数倍不止,这是非常可怕的厄变!

    “当!”

    悠悠一声钟响,这不是错觉,而是真正有一口黑色的大钟在时光尽头浮现,对着楚风震动了一下。

    一刹那,他满身都是黑色符文,到处都是腐烂的气息,密密麻麻的诡异纹路遍布全身的伤口处。

    这是怎么了?

    他在进化,即将蜕变时,被这样的莫测之力阻击,像是不祥,又像是根植于大道源头的天生压制!

    没错,楚风认为,整条进化路出了大问题,其根本原因似乎与大道源头有关,整条路都被侵蚀了。

    “我要复苏,向生命更高层次跃迁!”

    他低吼,满脸都是血水,是从双目中流淌出来的,可是,身上的伤口也越发的可怖,黑色纹路交织成兵器,插满他的全身。

    腐烂更加恶化,他整个人都要命归黄泉了。

    “我是不死的,怎么可能会在进化路上倒下!”

    楚风低吼,全身都在绽放光辉,要驱逐那些神秘而可怕的纹络,运转呼吸法,全面洗礼自身血与魂。

    同时他长身而起,从头到脚铭刻金色文字,这是源自石罐上的特殊古文。

    紫褐色的小树摇动,已经生长到六丈高,叶片翻动,宛若经卷在翻篇,并真的传出让人静心凝神的诵经声。

    树体顶端,那朵洁白的花朵重新绽放,并洒落下白雾般的花粉,将楚风淹没。

    “我要蜕变,我要变强!”

    轰的一声,楚风周身澎湃,释放出不灭之力,从头到脚金色文字若永恒之光,将他包裹,融进他的血液中,流淌向全身各处,对他净化。

    然而,不得不说,这一次厄变极其可怕,他满身都是伤口,依旧带着腐朽的气息,并未能全部抹除。

    喀嚓!

    楚风身体像是有一条铁链崩断了,他血肉中的能量像是火山喷发,在自身腐烂时,他的实力居然恐怖的暴涨一大截。

    恒尊!

    此时此刻,楚风成为天尊领域中的恒字辈,阳间古来难得一见,纵然是诸天史书中都没有几人。

    最起码正史中如此,被记述的生物数的过来!

    楚风眸子烁烁生辉,流血的眼窝在愈合,周身金光如瀑,自头上虚空中倾泻,覆盖每一寸血肉。

    目前他是单恒尊果位,这一次道果并没有同时晋阶,不过他不急,今天注定要双道果全部升华才可。

    但有一点不妥,他身上的伤口还在,腐烂并未根除,哪怕蜕变了,成为恒尊,可厄变也还在演变中。

    并且,这个时候,当的一声轰鸣,时光尽头,大道本源深处,一口黑色的丧钟再响。

    他周身晶莹的部位也开始龟裂,并且要全面腐朽了!

    “这是来自大道根源的致命一击吗?!”

    楚风不寒而栗,总觉得今天触及了什么禁忌领域,极其的非同寻常。

    他愈发觉得,这条路的问题很严重,在那源头有状况,并不为后人所知。

    或许,这就是前路断了,导致无一人可以跨过去并成就至高果位的根由!

    这当中必然有无边凶险,有极致恐怖!

    楚风伸开手,一片漆黑,完全干裂了。

    原本他晋阶了,正在蜕变,可是现在满身都发黑,走向衰朽,血肉溃烂了大片。

    “与刚才的特殊厄变经历有关。此外,我积淀终究是还不够深,现在开始反噬。”楚风轻语。

    他没有慌乱,以超脱的心态审视自身。

    对于这种现象,他早就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毕竟,在周曦家族的祖殿,他曾检验,看一看还能否再迅速进化。

    结果,当时他映照出的景象很瘆人,周族的老怪物明确告诉他,不能再冒险,需要让自身冷却数千年到一万年。

    再加上今天的厄变过于非同寻常,导致了他现在遭受大劫!

    他没的选择,怎么可能限制自身一万年?现阶段诸世都要灭了,他只争朝夕,哪怕行险也要蜕变。

    此时,大能级的土质足够多,完全能支撑这株紫褐色的大树生长,整株树体都散发紫气,充满道韵。

    开天辟地的气息弥漫,花瓣全部绽放,渐渐倾泻完所有的花粉,让楚风另一道果也到了关键的地步。

    着实很可惜,花粉的药效似乎也不能完全减缓楚风的衰竭变化,这严重影响到了的进化!

    原本花粉足以令他生命升华,成就双恒尊果位,可是厄变太特殊,突兀来袭,他被阻击了!

    “人终极是要靠自己。”

    楚风轻语,在这种最危险,性命不保的境地中,他尽量让自己冷静,没有失去分寸。

    抬手间,他的血肉成块成块的脱落,那是被腐朽的气息磨灭的,还有骨头居然都疏松了,失去光泽。

    他静心,悟道,将一生所接触的进化法都演绎了一遍,让自身渐渐空明,哪怕下一刻腐朽,也不去管。

    楚风确定,盗引呼吸法终究是根基!

    抛弃一切,追本溯源,既然是花粉路,相对应的呼吸法就是根,他在推演,进行契合自身的吐纳,呼吸,魂光共振。

    事实上,这个时候他连魂光都在被侵蚀,也如同肉质般,仿佛渐渐腐烂掉了。

    无喜无忧,他再次盘坐树下,呼吸莫名的精气,宛若来到了开天辟地前,一切都归于太初,回归起源。

    在这里他能够看清进化路,楚风的确在悟,与神秘道源交融。

    漫天的粒子扬起,像是黑暗中的无数烛火,又像是夕阳中的无数蒲公英飞舞,到处都是花粉路的“种子”。

    那是灵,是最根源的物质。

    也有人认为,这是前贤英灵化成的粒子。

    不管怎样,这是花粉路的道基,属于最本质的东西,曾冲进上苍之上,又没落回归故里。

    现在,楚风盘坐紫褐色的大树下,他在追溯,他要弄清楚这条路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既然他可以进入到这一特殊的场景,或许说是奇异的领域中,他这次要走下去,看清这条路的某些本质。

    上一次,他就曾接触过,还曾带动老古悟道,看到了这条路。

    这也进一步导致,后来老古自身突破大能时,成就了大混元果位。

    漫天都是“灵”,无数的“烛火”摇曳,照亮黑暗,一条模糊的路浮现,楚风立身在上,他向前走去。

    时光像是静止了,感受不到它的流逝,楚风独自上路,两边是无尽的深窟,若是跌下去,会形神俱灭!

    这样的路,横亘深窟间,充满了艰险。

    他抬头时,亦再次看到尽头的景象,断路,黑色天堑横亘,挡住了一切。

    “终有一天,我要成为花粉路最强者!”

    他心有誓言,渐渐空明,任血肉枯竭,魂光暗淡,始终保持着宁静。

    无数的灵,在漫天飞舞,渐渐汇聚过来,铺就在他的脚下,构建出灿灿的道纹,让他加快前行。

    此外,大面积的灵越发的绚丽,呼啸着,如光雨般向着他的身体扑去,滋养其躯。

    腐朽暂被止住,但并未根除。

    不知多久,感受不到时光的消逝,像是才一瞬间而已。

    可仔细去体会,又像是数千年过去了,沧海桑田,人间百世,楚风在路上经历了很多,走走停停,真切感悟,亦思忖了很多,他的呼吸法都略微调整了数次!

    喀嚓!

    他体内传出断裂的声响,一道禁锢,一条大道链被扯断了,他蓦地抬首,已经成就双恒尊果位!

    强大的力量汹涌,楚风真切感受到了自身实力的提升,但是,他却没有露出喜色,因为身体上依旧有黑色的纹络,早先被洞穿的血窟窿依旧,那些伤口还在,不曾好转。

    并且,踏在这条模糊的路上后,他又一次听到了丧钟声。

    “我不信磨灭不了你,我要踏出最强路。”

    楚风低语,并不相信厄变斩不尽,根除不了。

    同时,他隐约间感受到了这路源头的大问题,那里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不好异常事物导致了这一切。

    楚风在模糊的路上前行,眺望,双目中射出的慑人的光束,完全成为特殊的符文,洞穿了大雾。

    天堑,路的尽头,有恐怖景象显照!

    那是亿万年的旧事吗?关乎上苍之上!

    那就是真相吗?

    “那是什么,花粉路的最强者吗?!”

    这条路断了,其源头果然出了大问题,本质在那里浮现,照出当初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