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27章:愚孝

      徐浩然匍匐在地嚎啕大哭。

    “咯咯…”女鬼王轻音突然一笑,笑声刺耳尖锐,仿佛在讽刺徐浩然的假情假意。

    徐浩然跪着移动,想去靠近她,却被旁边的长舌鬼踹了一脚,将其踹在地上。

    “轻音,轻音,对不起,对不起。”徐浩然望着女鬼王轻音,不停地道歉哀求。

    “咯咯…”女鬼王轻音嘴角一咧,露出一个阴冷惨笑。

    萧锐想鼓掌,这女演员是谁?表情真到位,好,大夏国第一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的奖项就颁给她了。

    戏后必须加钱,狠狠加!

    “啪!”萧锐敲击惊堂木,为了最佳男主角的奖项,他捏着嗓子威严道:“肃静!”

    “徐浩然,王轻音一家五口亡魂状告你徐家草菅人命滥杀无辜,你可认罪?”萧锐沉声道。

    “在下认罪。”徐浩然心如死灰。

    萧锐点点头,继续发问:“何不从实招来!何人指挥,何人动的手,前因后果详细说明。若有隐瞒,我身旁牛头鬼使已经准备好了十八层地狱手段,远比你人间酷刑要厉害。”

    “嗷嗷…没错!小心本王…本鬼使大刑伺候。”牛头吼道,幸好改口改的快,不然本王就顺口溜窜出来了。

    徐浩然道:“是我安排府中管事曹三,他伙同三个府中门客一同动的手。在下愿意承受任何罪责,下十八层地狱也心甘情愿。”

    萧锐一听,自然不愿意是这个结果,怎么没提徐显扬?他不可能置身事外,单凭徐浩然的书生气,能下得了杀手?

    “啪!”

    萧锐怒道:“下到地府,竟然还敢隐瞒,你父亲徐显扬参与其中,为何知瞒不报?”

    徐浩然吓得浑身发抖,他已经不忠不义,但不想不孝,他虽然也恨父亲的所作所为,但也知道都是为了自己。这一切的一切因自己而起,那就因自己结束吧,自己愿意承受所有罪责。

    “阎王大人,是在下指使,我愿意承担所有罪恶,永远被镇压地狱承受痛苦,也心甘情愿。”徐浩然坚决道:“此事,和我父亲、母亲毫无牵连。”

    艹!

    萧锐想骂人,这家伙真是愚孝。

    “大刑伺候,给我大刑伺候!”突然,牛头大吼喝道,看出来是非常气愤。

    底下的鬼差有些懵。

    剧本不是这样的,打不打?怎么打?

    场面有些尴尬。

    还是女鬼王轻音会捧哏,立即发出“咯咯”惨笑,低声道:“徐浩然,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我是那么的爱你,如今到了这里,你也不肯说实话吗?我只想听一个真相,不是你指使人动的手,对吗?”

    徐浩然泪如雨下,不停地磕头,直到额头血肉模糊:“轻音,我愿受千刀万剐之苦,偿还罪孽。我已经失去了你,不能再做不孝之人。所有一切,都让我来承担吧。”

    萧锐都有些佩服徐浩然,吓成这样,还不愿牵扯徐显扬,不管他人如何,这份孝心还是…不值得提倡的,这他妈是愚孝!

    但是,萧锐也看出了徐浩然的坚决和死志,估计就是大刑伺候,也难以让他说出真正的幕后之人是徐显扬。

    “既然如此,那就把你的罪孽详细写下来,从你们如何认识,如何闹翻,他们如何来的京城,你如何动的手。本王好根据你的口供,定你的罪孽。你若有隐瞒,本王派人去抓徐显扬。”萧锐道。

    鬼差送来笔墨,徐浩然将前因后果详细写下,随后签字画押。

    口供呈给了萧锐。

    萧锐浏览后,了解了经过。

    徐浩然和王轻音一见钟情,彼此爱慕,但徐浩然也知道父亲不允许,所以两人是偷偷来往。徐显扬还是知道了,自然不赞同两人交往,因为那时的他正在帮徐浩然和汝阳王联姻,所以他派遣自己的侄子徐明,不惜代价让两人生隙。

    徐明赶到天安县,意外得知,徐浩然并不知道王轻音有个双胞胎姐姐,而这个姐姐王轻怜和妹妹的性格截然不同,开放、贪恋钱权,但又长相一样,所以王轻音不喜谈论她。于是徐明勾搭王轻怜,演一出缠绵大戏让徐浩然看到。

    徐浩然看到后,果然哀莫大于心死。他没想到找到的真挚爱情竟是一场欺骗,王轻音竟是水性杨花之人,于是离去回了京。

    而徐明也向王轻怜说明真相,嘲讽她,羞辱她,并给她足够银子,禁止对任何人说起此事,不然后果自负。

    后来,王轻怜发现自己怀孕,竟然坚持的生下男婴。难产临终前说明真相后,王家人才来京城。一是想找到男婴的生父徐明,二是让王轻音解释情况。

    谁知到了京城,就被徐显扬软禁在一个宅子,威逼利诱。后来得知徐浩然要和郡主成亲,王轻音死心,便要离开京城,他哥哥心生愤然,便扬言状告徐家无情无义,要毁掉徐浩然的亲事。最后,才有了王家逃离时被勒死灭口的惨案。

    萧锐唏嘘不已,这本是男女之间的美好爱情故事,但因为家庭的涉入,而变成了惨剧。

    谁指使的杀人,萧锐心知肚明,可惜徐浩然愚孝,不能借此机会将徐显扬一网打尽。

    放下口供,萧锐敲击惊堂木,问道:“徐浩然,根据你的罪孽,我若送你回阳间,可愿承认罪行,让死者冤情真相大白?”

    “罪人徐浩然愿意。”他磕着头,任凭额头血肉模糊。

    萧锐对一旁的鬼差点点头,他取出一根芦管,吹出一根银针射中徐浩然的脖子。强烈的迷药让他双眼一翻,昏迷过去。

    韦公公走出来,挥挥手,鬼差…不,东厂的人架走了徐浩然。

    大戏杀青!

    萧锐解下络腮胡,脱去身上的阎王袍。

    “真有意思!”一旁的萧炎脱下牛头面具,兴奋不已:“七哥,我的表现如何?”

    “下下!差点坏事。我要把最佳表演奖颁给我们的女鬼演员!”萧锐带头鼓起掌。

    在场的人也都掌声雷鸣。

    假扮王轻音的女鬼撩起秀发,双手合十挨个感谢:“感谢殿下的信任,感谢诸位大人的认可,小女子一定会再接再厉,在表演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感谢你们。”

    还真成了金像奖颁奖仪式。

    萧锐对韦公公道:“公公,将徐浩然扔回原来的位置就行,这次多亏了东厂协助。”

    韦公公惶恐道:“殿下客气了,是你让我们别开生面,我有一个主意,将来我们东厂侦查,也能借用这一套。”

    萧锐一愣,半晌挤出一个笑容。

    心中却暗骂:艹,本来东厂就是让人谈之色变的地方,再玩阎王审案,这是往死里整?

    萧锐一个哆嗦,笑容变得更甜,以后要和东厂打好关系,铁哥们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