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354 我谁也不怕,我天下无敌

      “你找那么多借口,真的是为了看我吗?”姜语宁翻翻眼皮,“不过,既然你看上了,就给我送来吧,成人之美嘛。”

    然后,vera果然把剧本送到了t市,顺便探个班。

    至于这个《燕华夙》的剧本,姜语宁怎么记得,有这么一本网络小说呢?

    随着拍戏的天气越来越恶劣,《无名》剧组的演员,每天的必修科目就是瑟瑟发抖。

    姜语宁捧着剧本坐在椅子上,身上足足的裹了两床棉被,活脱脱的像个大粽子。

    “《天机》的收视每天都在刷新自身的高度,大家现在很认可你的演技。伊凡那边,有二爷的律师和她杠,只怕是要吃牢饭了,所以,接下来的两三个月里,你好好拍戏,不过,很快就要过年了,二爷……还不打算带你回陆家吗?”

    这件事,她和二哥,根本就没有讨论过。

    “我猜,你们的关系还没有公开,陆二爷那边,应该压力挺大的。”

    这些,陆景知也从来不会和她说。

    “光说我,那你呢?从来也没听你说起你的家人,你怎么过年?”姜语宁反问vera,“和萧影帝一起过?”

    “他要回自己家吧。”vera淡然的笑了笑,“难道我没告诉过你,我是孤儿吗?”

    以前x社调查过,但是姜语宁早把这件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那还能怎么办?你只能和我这个太后一起过了呗。”

    现在网友都亲切的称呼姜语宁为姜太后。

    最重要的是,有网友对姜语宁发出了灵魂的拷问,《捧心》那首歌,到底,是送给谁的,因为那首歌的歌词,真的太露骨了。

    姜太后,你还是招了吧,就这歌词,很明显是有野男人了呀!

    太后,私藏男人,可是重罪。

    真猜不到姜太短的理想型,她太难驾驭了。

    呜呜呜……我要失恋了吗?

    你们谁能知道,姜太后现在到底住哪?住处那么隐蔽,感觉有大问题啊。

    姜语宁看到网友不停追问,倒也坦然“我就不能有自己的小秘密吗?”

    呜呜,这就是真有野男人了?

    感觉自己已经失恋。

    听到这个消息,我感觉无法fu吸。

    其实,这样也好,因为媒体那边,一定会不停的追问,会不停给她下套,她写了《捧心》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那首歌词,真的太露骨了,她想要否认也没办法。

    承认一半,应该没关系吧?

    ……

    因为接近年关,所以,陆景知的应酬也多了起来。

    加上最近三叔要回国,所以,才刚回老宅的陆老爷子,应该也会在老宅住上一段时间,毕竟,今年家里发生了重大的变故,又多了一个陈静姝,所以,老爷子一定会让陆家人都回老宅聚聚。

    小祖宗拍戏的时间里,陆景知便回老宅的时间更多。

    即便如此,陆老爷子,依旧会对他发问“听管家说,你这八九个月的时间,极少回老宅,搬外面了?”

    “嗯。”陆景知淡然的颔首,“去国防方便一些。”

    “你……和姜家那丫头,还有联系吗?”老头子戴着老花镜,端坐在沙发上继续询问。

    “有。”

    “快过年了了,叫过来一起吃个饭吧,也不容易。”老爷子轻声吩咐道。

    “知道了。”

    “但嘱咐她别招惹什么媒体,陆家人,不喜欢抛头露面上新闻。”

    陆景知听完这句话,没有回答,转身上了二楼的卧室。

    很想就对老爷子公布了小祖宗的身份,但是,小祖宗今年才刚好过一些,还是算了吧。

    深夜,陆景知在陆家用餐。

    因为老爷子神情太过肃穆,而陆景知又太过冰冷,所以,陈静姝实在是很难适应。

    好在,两人都不经常回家。

    “静姝,回家这段时间,还习惯吗?”

    “爷爷,很习惯,管家很照顾我。”陈静姝放下碗筷回答。

    “今年,也二十七了,也该找个归宿了,别学你二哥,你告诉爷爷,你喜欢什么样的,爷爷替你安排。”

    陈静姝看向陆景知的方向,然后摇了摇头“爷爷,我还想再适应一段时间。”

    老爷子听完后,点点头“也罢。”

    事实上,他就是想要敲打陆景知。

    翻年就是二十九了,终身大事,一点不着急。

    饭后,老爷子上楼休息,留下陈静姝和陆景知,一时无话,等四周都没人了,陈静姝才询问陆景知“语宁……”

    “叫她二嫂吧。”陆景知平声的回答陈静姝,他也知道,陈静姝想问什么。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公开……”

    “还不是时候,过段时间年夜饭,还麻烦你掩护。”

    陈静姝点点头,姜语宁对她来说有大恩,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会帮助姜语宁。

    用餐以后,陆景知回了三楼的书房,不过才刚坐下,小祖宗的视屏电话就打了过来。

    陆景知随手关上房门,伸手接通。

    “二哥……下雪了,你看,下雪了!”

    看到小祖宗兴奋的表情,陆景知有些脸黑“穿睡衣就在外面跳?”

    “我一时激动嘛。”姜语宁连忙抱着手机往酒店里跑,等进入房间,她才注意到二哥不是在家里,“你……在老宅?”

    “嗯,爷爷回来小住。”陆景知颔首。

    “爷爷身体好吗?”

    “宁宁……”

    “嗯?”姜语宁愣住,二哥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严肃的喊她名字了。

    “过段时间,来陆家过年吧,和五年前一样。”陆景知忽然道。

    “好啊。”姜语宁马上就答应了,“二哥,我还想在陆家放烟花,你帮我安排呗?”

    “为什么不能在御珑廷放?”

    “小时候我在陆家放烟花许愿要做你老婆,现在愿望达成了,我不该还愿吗?而且,去陆家吃饭,我还得请假,哪有时间回御珑廷呀?”

    陆景知“……”

    这祖宗,借口总是一堆一堆的,还让人没办法拒绝。

    这种事,对着烟花许愿,会灵么?

    而且,对着烟花许愿,还什么愿?

    “你……是不是惧怕爷爷?”

    “我谁也不怕,我天下无敌,你祖宗我,到哪都讨人喜欢,我们,就给爷爷铺垫铺垫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