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七百四十六章 仙威难测

      “父亲!”

    夜子吟,纤秀的玉指轻捂着樱唇,不可思议的望着苍穹之巅的父帝:“此人名夜天道,乃是帝城天道,顺天道而生,执掌夜家无可替代!”

    “她之兄长夜永照,虽有惊艳之才,可是比之他,差了不知道多远,犹如天地之别,可以说夜家有了天道才是帝族。”

    她想要哭:“来的太及时了,保住兄长最后一命,亦守住夜家荣耀,父帝再不来,以她的智慧,都不敢想象,今日过后的夜家会有多糟糕。”

    帝城虽伟,却暗潮涌动,夜家虽巨,却如危墙将倾,如果没有帝尊守护,以武道世界的残忍,绝对会在极短暂的岁月中被瓜分。

    这修行天书神魂的她掌管智慧,读过无数类似的故事,所以对绝望中的逆转,更有深刻的感动:“现在该轮到你这头大屠夫俯首受戮了。”

    一具具夜家人的尸骨堆积在足下,血液依然在流动着,汇聚成刺鼻的血腥气,令她如此从容的女子,都五脏六腑阵阵抽搐,做呕感不断冲击着她的意志。

    微微的晕眩中,望向箫楠的眼神是刻骨铭心的恨:“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施加给夜家的痛苦,完全不在龙族之下,她和龙晴可谓同病相怜。”

    “还不跪下领死。”

    一个个垂头丧气的夜家人,像挣脱枷锁的猛虎,复苏猛志,冲着箫楠张牙舞爪:“这个该死的罪孽之子。”

    一位魂尊长着紫须,神态威严,额生鹿角,颇为神勇,冲着对抗帝威的少年训斥道:“汝,不知天帝神威,遭此恶报,可心服口服?”

    “恶报?”

    微书生他们望着帝旗前的神影,心头像压了天大的巨石:“帝尊以力欺人,不问善恶,不辩是非,便是恶报吗?”

    “这是谁的恶报?”

    对抗帝威,少年眼眸渐渐怒凸,像两颗充满血液的珠子,流转着凌厉,光芒从涣散到凝练,被束缚的身躯,竟不断释放着破灭之力,有层层无形无相的枷锁不断被斩灭。

    雷霆音不绝于耳,和帝道神威交织出的双色元气形成的武图越发刺目,绕着帝城不断堆积犹如瑰丽的彩霞,却蕴含着可怕的压抑感。

    少年,缓慢有力的抬起头颅,清秀的容颜,染上血痕,一缕缕像天神鞭痕,深入血肉,露出白色之骨,流转着惩戒之威,能够缚大妖。

    这是帝尊威严,来自于天生圣人的惩戒,普天之下,并没有几个人能够抵挡。

    然而,却困不住他万古神心,此心生于凡尘,却不坠凡尘,不染惧怒贪嗔之毒,乃无暇之心,有无敌之意,不惧神灵。

    “是你夜家的恶报吗?”

    他藐视着夜天道,仿佛,他不是帝尊,乃是人世间一株尘草,虽居于九天,也不配得到他高看一眼。

    “帝又如何?”

    他的第一世身,不是帝,胜过帝,乃是超越人道之战神,鏖战星空,横扫万族,挑死无数仙神,谁不比人道武帝可怕?

    “小小武帝,也敢在他面前嚣张,又不是没有见过超然武帝,如大屠武帝,更是武帝之神,横扫武帝境,创造出惊天动力的大屠武道的狠人!”

    他更见过仙逍遥这等仙王,连他都没有夜永照这般嚣张,窥破他之身份,亦为之惊叹,而夜永照未免太狂妄!    他虽为帝,也穷凶极恶,长生界归来,不问是非,就要夺他之命为帝城陪葬,还问他可心服口服,笑话,凭什么服气?

    “恶报?”

    他过帝城,不过是过客,和帝城并无交集,是帝城以铁律压他,仗势欺人,夺他武源,不敬他半分。

    帝城,犯下的恶,乃是世间最恶毒的恶,虚伪,霸道,无情,如他这般受害者都不曾说帝城要遭受恶报,帝城反而要咬他了。

    “我为什么要服。”

    少年真的笑了,笑得很冷,极为讽刺,声音不大,却蕴含着可怕的抗争,响彻云霄:“就你也配为帝?”

    “我不服。”

    武命神魂,释放七大神魂天赋之辉,强大的力量聚集成潮,无情冲击着帝城之人:“这家伙在疑是成仙的大武帝面前还敢嚣张?”

    “杀!”

    夜家人,如剑戮身,勃然大怒:“亵渎帝尊,必须千刀万剐,镇其神魂,为我帝城之奴。”

    他们对少年的张狂早就恨之入骨,此人之狠,万古罕见,敢和龙域诸国和帝城为敌,也真正敢灭了他们夜家,令他们体会到从来没有的痛苦。

    可是,他们依然低估少年的狠,夜家的至尊武帝神圣归来,立足无上帝城,执白帝神旗降威于他,掌其武命,竟然还要大放厥词,真的不知道死字何写吗?

    “真该死!”

    杀声伴随着神魂武技狂潮般的朝少年席卷过去。

    “该。”

    龙晴,亦被眼前的逆转惊到,不过转念之处浮现的就是解恨啊。

    “虽然,父亲降临帝城,算计夜家,龙族和夜家的友情早不存在了,然而她对夜家却有些愧疚,更不希望和夜子吟姐姐彻底对立!”

    她心中希望夜家存在下去,夜子吟躲过今日之劫,一切的前提则是箫楠被压制,原先很难,随着白帝归来,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

    她能够感受夜家人的愤怒犹如火焰,焚焚不绝,于帝城武者眼中,亦是能够理解夜家人的愤怒。

    原先,他们被少年压制的有多么憋屈,现在就有多么张狂,失去希望的时候有多痛苦,现在白帝的归来就能带给他们多大信仰。

    他们要少年死,永坠地狱,万劫不复,死得很惨的那种。

    少年今日的行径践踏了帝城夜家千万年岁月才铸造起来的神圣之名!    一个大帝族的名声,铸造的时候很艰难,要破坏的时候却易如反掌,今日不能镇压少年,重新立起夜家神威,又如何立足东荒武界!    “凭你们,还不行,得你们的帝尊出手,才可以。”

    然而,于很多人眼中异常可怕的夜家攻势,却被少年直接摧毁,仅仅是帝武神魂站前一小步,却犹如千万道神龙齐动,推塌重重天之神岳压下。

    少年本身未动,连脚步都没有晃丝毫,唯独身后的雷神鼓却聚集起天神般的力量,亮起无数灿烂武符,轰然不绝的发出天雷之音,叠起朵朵紫色浪花,汇聚成怒潮辗灭冲来的力量之辉。

    刹那间…    帝城人们身躯剧晃,眼眸微痛,竟然看到天地像面镶嵌在框架中的镜子映着无数摇动的景象,缕缕裂缝,从天之一角,初始如星,转眼不断得扩大。

    交织的力量,像亿万吨海水,被雷神骨的天音之力掀起,形成涡流,径直穿进那些裂缝。

    天穹像破碎的墙壁猛然灌进如此之力,短暂一寂,时间停顿般,便轰然坍塌,宣泄出比夜家之人释放的力量更要强大的威势反噬回去。

    帝城,转眼被淹没,连帝旗之光都无法庇护,轰然坍塌,古老的神阵都像绷紧到极致的弦,咔咔嚓的裂碎无数阵辉飘舞云霄    夜家武者,在帝城观战者飞速后退中被摧毁着,混合着惨啸,尸骨被撕裂成残块,卷进乱流中彼此乱撞着,炸溅起异常刺目的血花。

    “白帝!”

    帝城,竟然没有在白帝的神圣力量下得到完整庇护,夜家,也没有人们想象的,在疑是成仙了的白帝归来之后变得异常强大!    白帝,控制着白帝神旗,却似乎并不能展现出超越想象的力量,帝光,洒落帝城,仅仅是维持刹那,就被破碎,好像昙花一现。

    人们,更是不可思议的看到少年脚步一点,竟然直接冲向白帝:“帝尊吗?”

    “你倒是展现帝道之力啊。”

    他手握住本源神器,乃是枪之形态,金色的战枪,开了可怕的血槽,锋锐的像神龙的獠牙。

    “猎帝?”

    人们知道少年的实力极强大,他之本源神器亦有神级天赋,能够变化世间任何神器形态,为枪之形态只是其一。

    然而执神枪猎帝,对仅仅是武王境界的少年来说未免嚣张到愚蠢地步。

    他,以为自己是谁?

    这一幕,谁都觉得讽刺:“帝,终是帝,不论多强大的武王,始终是王,王者,是不能撼动帝道。”

    “这是神律!”

    然而,人们也有千万个不明白,既然白帝神圣归来,一念跨越无尽星河从长生界降临东荒帝城,论实力绝对弹指间挥灭箫楠。

    他竟然容得下少年撒野,实在奇怪,既然问罪于他,又何必假手夜家人去惩戒他,要说自重身份,凭他的实力不该看不出来夜家只有他能镇压少年。

    “你这尊武帝,不过是帝旗沟通长生之界聚集来的一缕帝威,救走夜永照残魂,是你最大的能力,根本没有余力出手了,不论你是否为仙。”

    少年的长枪,竟是在帝旗释放的炙烈之辉中,层层破前,爆发着铿锵之音,于千万道惊诧异常的眼神中,朝着冷冷凝视他的神圣白帝一刺。

    道出的话语却是那般令人震撼:“这不是真正回归的帝城主宰夜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