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七百四十四章 不负苍生

      “夜永照死了?”

    苍穹,飘舞着黑色血液,每滴血液都流着古老印记,帝意飘扬,大地碎开个个洞坑,密密麻麻,十分惨烈。

    帝城,摇摇欲坠,白帝旗,光芒绝世,此刻也充斥着丝凄凉……    神古武帝,一滴血都能洞穿星辰,化为大海席卷人间万界,带来滔天之劫,曾有无敌帝尊陨落时化天煞魔影创十年帝劫。

    “帝若陨,心有恨,化造化之力为乱世之源,行报复之举,此为帝劫!”

    这轮血雨带着惊人破坏力,轰然蚀穿座座武殿,许多实力弱小的武者连同破碎的殿石,带着凄厉的哀鸣,躲避不及得被卷进寂灭轮回中。

    帝城,四处都是后撤的武者,释放着神魂之力,神羽在身后飞舞,穿梭星穹,惊骇的望着眼前的末日景象。

    “夜永照,承天道之命为永夜帝子,父为白帝,骨蕴大帝血,有惊世武命造化,今日遭劫,恨难雪,虽不如古之大帝劫可怕,也实在是恒域九百年来罕见之景象!”

    “这一切都是他做的!”

    他们又看向少年,清秀的脸庞,飞扬的黑发,深邃的眼眸,淡淡的神色,屹立天地,犹如翩翩少年,却有掌握万宇的气魄。

    长枪握于那只白皙的手腕中,血淌大地,汇聚成河。

    今日帝城就是人间地狱,承受着最可怕的劫难,许多幸运逃离的帝城之人,站在极远之处眺望这场杀劫。

    他们手中,不断亮起光芒,以各自手段传讯,无以计数的讯光,穿梭苍穹,朝着心妄武界各处扩散。

    “今日之后,世人,必定记住箫楠这个名字,从此不再局限于紫墟武界和大禹鼎界了!”

    他的名字,将如星星那么耀眼,为世人赞颂,此为战胜心妄武界无上帝子夜永照的天才少年,疑是神族,于帝城之地横扫龙族三大觉醒妖王!    “变天了。”

    夜家人,在陨落,幸存者也难掩绝望,他们夜家最骄傲的两大天才武者,夜永照和夜子吟,一个是帝城的太阳,一个是月亮,联袂镇压同辈,今日却被一个人的锋芒狠狠压制到尘埃。

    夜家,败了,很惨,过去统治帝城的岁月里从来没有如此凄惨过…    他们和白骨之海,对决千万年,一代又一代人埋骨此座帝城,此地之下,不仅有白骨之海的骨魂,亦有他们夜家武骨,从来都没有今日这般绝望。

    “这少年神兵天降,代表白骨之海,继承自由仙王的意志复仇,他的赢,就是夜家的输,更象征着那群该死邪灵的胜利。”

    他们好生不甘心啊!    “我不相信,不认命,夜家绝不会失败的!”

    夜子吟被长枪扫出的力量碰撞着,溺水为甲,亦接连破碎,像颗陨落的星辰洒下星辰之体的后退。

    她却依然不死心,一双清冷的眼眸死死凝视着箫楠寂灭的拳心世界:“兄长,你乃夜家的魂,千年王脉,注定称尊宇世之天骄,岂能屈从凡辈之犬爪!”

    “你当封王!”

    她仰天长吼,泪水在明眸中打转着泪水,多了一抹柔弱,少了丝天才少女的骄傲。

    帝王家多无情,为了家族地位和资源彼此算计,乃是人世间常见之事,夜子吟和夜永照倒是兄妹情深。

    可是,箫楠仅仅是微有诧异,并没有过多同情,就心里冷酷道:“你只念着夜家荣光,又何曾记得他人的生存处境,凭什么为了你夜家就得牺牲?”

    “一句天下苍生,何其可笑,苍生不需要你们如此慈悲,请放过苍生。”

    他的讽刺声,像无情的刀剑割在夜家人心头,撕开他们伪装的面具,露出其中的邪恶:“他们何曾真在意过天下苍生?”

    世间争夺权势之辈,窥觑大统,都以苍生之名,行盗贼之事,夜家亦不例外,偏偏要装得好生无辜。

    “这种家族比行走在黑暗中的邪恶势力更令人讨厌,不仅行恶,更会伪装自己是对的,蒙骗世人,朝圣于他们,他们才是世间最大的恶!”

    “这种恶令人厌恶!”

    夜永照,于夜家人绝望的声音中轰然崩碎,血肉化尘,只剩九命永夜之鸟,载着脊背上仅存的血月之轮挣扎着。

    天本有九月,和九日平起平坐,共分至尊,象征着天地极致!    世间万物,以九为尊,九命永夜神鸟,背有九轮月,象征着它有九命,如此九命陨其八,仅存一月,剩下残魂,亦是将死之局。

    “结束了。”

    微书生他们沐浴着黑色的帝血,聆听着和神魂之光碰撞的声音,望着屹立帝城中央的少年,为他的神勇感叹,又为之欢喜:“他赢了!”

    “为什么会是他赢了,应该是夜家,夜永照,你的实力仅此而已吗?”

    神龙军团,可谓伤损惨重,一尊尊山岳般的龙尸残酷的躺在龙晴的靴下,她能感受着这些尸骨的余温,像是聚集成无数的力量冲击着心海。

    她多么想视今日一切为梦魇,就当什么都不曾发生过该有多好!    可是真相好残酷,好寒冷,就像苍穹的云朵变得数也数不清,遮住她的眼眸,以至于望不见任何希望曙光。

    “帝城为夜家之地,以永夜为名,永夜战胜不了箫楠,却挡住我的心海,困我于无尽轮回之厄。”

    “苍天啊,你不公平,你瞎了眼!”

    她凝视着箫楠不由吼道:“你这般人,为什么会是上苍之子,你是魔鬼为神,众生之劫。”

    “恶魔!”

    帝城中人,听着这道泣血般的诅咒,扫视过满目疮痍的大地,心里也堆积着重重巨石,难以呼吸。

    “他比之恶魔还可怕,自由之海都不曾带给帝城如此重创,却被他做到了极致!”

    “恒域之地,历经杀劫,名载神历之战也有不少,如今日这般惨烈的绝对不多,放眼古今三千年,都足够今日经历之人永远铭记!”

    他们又是想道:“身在长生之界的白帝,如果知道帝城之事,会为夜家的劫难生怒吗,贵为武帝之尊,他能平静对待亲生子嗣之死?”

    “怕是,难。”

    武帝,得天地之运,世之造化,才情无双,乃是窥望仙道之辈,亿万个武者中才出现那么一两个的逆天之子,又如何会接受凡世之不公!    他不会接受来自少年的羞辱,杀他之子,得千万倍的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