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六百三十五章 破阵一击

      金乌大阵是东皇部落专属武道神阵,聚集千万金乌武者为一体,将分散的战斗力变为最强悍的拳头打出去,削弱敌人,强化自身,战无不胜!    “金乌大阵,难道就能拦住我?

    东皇真,很天真,和东皇古一,一样的天真!”

    箫楠嘲讽一笑。

    金乌大阵是法天像地级的地级十品神阵,聚万为一,但真能够封锁他的生路,而不是如东皇古一那般,封杀自身的武道命运。

    想必,东皇真眼中,他战胜武王一重境的实力,并不足以压制他们,有心逃跑,东皇部落反而很被动。

    可是,他掌握天空武道后,比对决东皇古一时更强,速度是武帝境下无敌。

    东皇真比东皇古一强大,武王境界,不是东皇古一武宗能够媲美,但不是武帝,没用,除非是绝世武王主修速度,也许能够和他比肩。

    可是这般武王极少!    东荒武陆,亿万武者,又有多少个绝世武王,主修速度的绝世武王更是千不出一,如此渺小的几率,他要走,东皇真率领的战队拦不住他。

    “吼!”

    千百道东皇武者像俯冲的金乌极速冲下。

    武技光雨形成毁灭得天网笼罩鲲鹏部落,恐怖的气息摧毁着他们,连站立的勇气都没有,一尊尊鲲鹏武者像蝼蚁般跪倒于地面、    “这就是东皇神威,人力不能挡,除非是天神降临!”

    他们竟然有很多解脱,想道:“东皇部落是禹鼎界无上帝族,臣服他们并不屈辱,比起白白送了性命,活着才是保全鲲鹏部落。”

    “这都怪箫楠,狗屁的大宇帝尊,不过武宗二重境界,真以为比肩绝世武帝,竟然不自量力去对抗东皇部落,拖累他们鲲妖部。”

    血肉贴着冰冷的土地,颇为怨愤的凝视前方少年:“他死了不要紧,拖累他们才该死,真不知道女王大人为何将部落命运,寄托给这等莽撞之辈!”

    大宇帝尊,四个字,在大宇武界威名响亮,万族颤抖,鲲鹏部落和大宇武者都认可,可是和东皇古族一比就差远了。

    一个是万古巨头,一个是武运过人,凭着许多武力之外的东西才坐上大宇第一人位置,武道实力并不足以压制局势。

    “他实在不该为鲲妖部出头。”

    大宇武者,对鲲鹏部落的心思多少能猜测到一二。

    “人心就是如此,你帮他时,能完美帮他解决问题,或许能换来句感谢,如果不能,只会埋怨你多事。”

    鲲鹏部落论起来还是他敌人,酋长孟延青带头聚集大宇万族围猎他,血祭天空之王要灭杀他,事实上,他完全没有义务为鲲妖部做什么。

    这点,鲲妖部必须明白,可是他们并没有自知之明,反而怪罪少年,显得有些可笑了:“好像,他不出手,鲲妖部能够保全,就凭他们失去酋长和天空之王这等战斗力,献出他们的王也不会换来生存!”

    一个没有战斗力的部落,在残酷的武道世界,就是尘埃,被吞并的命运早就注定了。

    箫楠看的是诗韵姐弟的面子,念着一面相识之缘,倒是个性情中人,需知东荒武界,人人崇拜武力,根本不会为多余的情感浪费精力。

    “修罗!”

    他得身前,诗韵和诗猛早就动了,修罗之铠,变化为战斗形态,一根根长枪般的修罗之刺在铠甲生长。

    诗韵的身影,朝前一踏,速度极快的化为漫天修罗之影冲击苍穹,绚丽的修罗之刺,就像死神之吻无情,带走无数性命。

    修罗,主杀伐,根根修罗之刺,就象征着死亡,但最令人震撼的还是诗韵的速度:“好快啊,竟然不比绝世武宗慢!”

    “她蜕变为修罗,速度也蜕变了,实力好像是武宗五重境天了。”

    诗韵的境界之光辉,才是武宗一重境,但爆发的战斗力量竟然有武宗五重天了!    这种成长速度,就算是箫楠,都大大的吃了惊:“一日前,诗韵才是中阶天府,蜕变为修罗之魂后,实力迎来质的飞跃,也不过绝世天府,过了一夜时间竟然是武宗境界!”

    这种成长速度简直逆天,难道修罗如此可怕,亿万修罗果,大多凡凡如尘,万古无一才化修罗,想必也确实是有非凡之处,不比天神转世羸弱。

    “白虎之怒!”

    诗韵之后,又一道身影惊艳了众人。

    诗猛小小的身躯竟然化为白虎,羽翅如风,载着他像道白色的刀锋切近金乌大阵,竟然和诗韵的修罗之铠配合无间,夺走更多武者之命。

    修罗之铠,恐怖的杀伤力,在苍穹中最大的缺陷也就是变化能力不足,有诗猛化身白虎载着她,就像组合的神魂般破阵摧坚!    修罗之刺所过处,战血如雨,映红眼眸,极为耀眼:“太逆天了,仿佛砍瓜切菜,根本没有武者是一合之敌,要知道这是东皇部落啊!”

    “这对姐弟单独分开来,绝世武宗就能秒杀他们中一个人,一旦聚集一起,组合起的战斗力量就是武王一重境都得认真了。”

    “他们鲲鹏部落的血脉天赋激活之后,拥有组合能力,过去潜藏着,随着诗韵蜕变为修罗,强悍的神魂力量能够驾驭诗猛的太古白虎王了!”

    “神魂之间,也有极大等级,不同等级的神魂无法强行组合,血脉相通,也要组合神魂彼此认可!”

    “这是天地间无形神律。”

    诗韵姐弟的蜕变令箫楠他们高兴,就算他们不在大宇武界,以他们的实力,在没有东皇帝族这等势力插足也能镇守鲲妖部了!    前提是东皇部落放过鲲鹏妖部!    这点很难,但也是以后之事,相比诗韵姐弟势如破竹的杀戮,大部分东皇力量都聚集到了箫楠身上:“东皇部落,真正认可的威胁,武王境的战斗力,还是只有他一个人,灭他一人,就能平定鲲鹏妖部!”

    “轰!”

    大量的金乌武技冲溃云层,焚灭元气,诗韵姐弟组合成的白虎修罗,刺出无数的战枪之影,都像真正的影子打进洪流中被卷灭。

    诗韵姐弟也根本不能接近这股洪流,洪流形成滔天之柱从金乌大阵的中心,贯穿到箫楠头顶,极大的冲击力量将他立身之地不断震裂。

    一道道裂缝随着他目光渐渐凌厉,衣袂猎猎飞舞中不断扩大,不知道蔓延到什么地方,站立者不断后退,甚至于飞上苍穹。

    一排排殿宇和树木倒塌,末日般景象极为恐怖,冲击之力令人绝望:“武王二重境的存在,施展极致速度都躲不过去,金乌之击中有绝对的速度压制,完全限制境界不如金乌之击的武者不能挪动!”

    “小师弟!”

    杨千婵化身为北冰帝狐,冰冷的刀刃,在狂暴冲击着金乌洪流时释放着,一股股冰冷之意蔓延着岩浆般的洪流。

    一缕缕冰冷的光芒夺走炎热,金乌洪流要冰封了,降落的速度好像变慢了,仿佛根凝固的大柱子,九天之巅垂落到凡世。

    邪公子他们也齐齐出手,绚丽的武技神魂,完全将鲲鹏部落渲染成五彩斑斓的世界。

    “这并没有用。”

    东皇真在苍穹不屑一笑。

    大宇武界很多有识之士来说也是类似认为:“金乌之击真正强大的是核心中一击,藏着洪流之柱中的一击,外面的洪流是金乌大阵力量衍聚起的阵道力量,保护着这一击完全降落到击杀目标。”

    这个目标就是箫楠!    他被像被猎人瞄准的猎物,箭矢将要射中的靶心,能做的就是反击。

    “铿铿铿!”

    于此道压迫下,全身血肉像发条般渐渐拧紧着爆响:“狱尊!”

    一道道武符,象征着圣体烙印,在如玉的肌肉蔓延着凝聚到额尖,齐映穹顶,灿烂的像是星辰之光,人们在这些武符中看到了十九重古塔,那种巍峨神圣有亿万道帝骨炼成的枷锁为神塔汲取伟力。

    一道飘渺的声音像是从少年口中吐出,极为缓慢,像是对某个人说,也像是在对自己说,很难想象,到了这一刻他还有什么翻盘的把握!    然而,人们看到他血红色着的眼神直接合上,睁开时,寂灭一片,绷紧到极致的血肉像千万道挂上弓箭,拉满月弦得箭矢释放着:“轰!”

    “混沌神天拳!”

    横扫宇世的无敌强者,在黑夜中又一次站起来,隔着万古降临于此,永远是背对众生,仿佛世间万物就无人配让他转身。

    一转身,便是乾坤动荡,万灵颤抖!    事实,也确实如此,惊艳一拳才扬起,金乌大阵就轰然崩溃,无数惨嚎像乌鸦般响彻天地间:“我不要…死!”

    这只是其中一个绝世武宗的声音,更多道惨嚎埋葬在洪流之柱的破碎音中,溅射起无数火雨残片,柱中的金乌之爪从爪尖开始被摧毁。

    破碎的尸骨血肉,被撕裂的神魂,无情的飞起,不知道是百位,千位,东皇部落聚集武力一击的神圣一爪毁灭了。

    一道无坚不摧的神拳杀天杀地杀众生般带着他的主人合为极速之光直冲东皇真,傲然的意志,响彻于每个为此幕震撼的张嘴结巴的人们心海:“这就是金乌大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