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六百一十九章 大宇的哀歌

      “一千年太久,我只争朝夕,百年之内,我必成仙王、”像尊神灵收回目光,少年微微一笑,冷冷道:“天空之王,希望你更进一步,帝血化仙药,证我武道不朽。”

    “仙之武道果位,才配的上我箫楠,不然太弱了。”

    “我就是要养虎,不是为患,是被我掠夺的食物。”

    今天箫楠能掠夺天空之王,将来也可以,这是他最坚定的信念,武道路上,随着实力增长,自信更强。

    少年的宣言像雷霆回响在人们心海,嗡嗡嗡撞击着心脏,有什么东西被撞碎般,身躯微微颤抖:“他竟视天空之王为猎物,杨言,百年内必成仙王凌驾于他!”

    “天空之王,归来,也不是他大敌,是他猎物,根本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介意天空之王的威胁,仿佛掌控万物的神灵无惧所有下位者挑战。”

    人们不由扪心自问:“这真的是个十五岁少年,他们的感觉,为什么就是个绝世巨头,神血沸腾的身躯仿佛住着尊极为冷静老辣的转世灵魂。”

    “他本非世之凡花,生来注定艳艳绝世于九天之巅。”

    他们也只能如此断言,尤其是看到他身边完美的北冰帝狐,像朵惊艳的雪莲花,悄悄绽放又是目光倏缩,感应到远方踩着星光如神女行来的狱尊,心神则彻底颤动。

    “他身边的人儿,一个比一个惊艳,一个比一个了得,不是少年惊才绝世,如何能吸引得这些人儿追随?”

    少年,武宗一重就能逆转大宇万族围猎,反杀他们,杀死的人中,有星古玄这样掌握星辰武道的绝世武宗,也战败项千羽这等惊艳的大宇第一公子。

    万载归来的天空之王,立足绝世武王境界,压迫大宇武界万族生灵莫敢喘息的存在,也被他以大放逐神决打进宇宙洪流!    天空之王,要不是卖惨,以可怜身世,以及天空之决,鲲鹏一族的速度武道交换,也许会被放逐在无念之地,最终结局就是个死人。

    凡此战绩,都说明少年逆天!    他,不是他们有资格操心未来的存在,还是操心他们的贱命吧,天空之王都被辗压,无敌武宗境界的少年,会横扫大宇武界吗?

    “老祖宗!”

    一道破灭的血光,伴随着咆哮声惊醒诸人。

    孟延青,身在石棺前,化身鲲妖老祖血奴的他,此时双手抓着脸颊,发出痛哀,指缝中全部是血浆般的物质,五官面容极速扭曲融化…    人们纷纷吃了惊:“孟延青,竟然神魂本源都崩溃了,是了,鲲妖老祖被大放逐打进宇宙乱流,失去老祖得精血供养无法存在世间。”

    “爹,你这是何苦,机关算尽,到头来一场空!”

    诗韵踏前小半步,才动了恻隐之心,修罗之铠甲,就化出根根利刺倒钻进血肉,极致痛苦使得她黛眉紧皱,又是黯然叹息的缩回脚步:“命中注定。”

    她化身修罗,动情皆苦,此为实力极致蜕变的代价!    她之前为箫楠站出来抵挡老祖宗时就承受这样的劫刑了,凭着毅力忍耐,现在却是没有必要为注定陨落的孟延青承受刑劫。

    “她化修罗,化去血肉之躯,也化去了颗凡心,不得不承认,将越来越无情!”

    这是种无奈,也是她心里不得不接受的醒悟。

    “诗猛,你们都不要过来,这是我该得的报应,我牺牲无数族人,复活老祖,这里面有我最亲密的战友叔伯,现在是他们在九泉之下招我过去了。”

    孟延青吼道,挥手制止神色急切,朝此处奔来的诗猛。

    “我接受这样的命,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哈哈哈,我失败了,可是我不认命,凭什么鲲妖部,不能继续伟大,直到统治禹鼎界!”

    寸寸血之魂躯裂开,焕发出类似红色熔浆流动的效果,地面被接触到焚出缕缕红色的烟雾,连天空之王栖息之地的石棺都承受不住在崩溃。

    诗猛,猛然停下身姿,神色悲痛:“你要是早就悬崖勒马就好了。”

    “来不及了,万般牺牲,换来如此结局,以后鲲妖部靠你们了,真是不甘心,我这个酋长太失败啊。”

    到了这一步,孟延青唯有声长啸,最后看了眼箫楠,有无奈,嫉恨,万般情绪不得说。

    他想,要不是因为此人,鲲妖部还有天空之王,将有望无敌大宇部落,也是因为此人,天空之王虽死,也只有他能庇护着诗韵姐弟,他的后代。

    他是该恨箫楠,还是该感激他,说不清楚,也不能张口说什么,只能带着万般情绪彻底消失于世间,留下破碎的鲲妖部,微风轻轻吹拂起的尘埃。

    一双双目光带着唏嘘,连箫楠都是微微无言,只是看向诗韵和诗猛,颇为他们担忧,好在他们虽然悲痛,情绪低落,倒也没有过激行为。

    “这一切早在天空之王被放逐后就有预感。”

    他们知道,一开始父亲就失败了,他是注定要化为尘埃的人,为血奴,也不会有未来。

    这对于鲲妖部来说,却是极大的损失,一道道身躯跪了下去,无声的默哀,在肆虐着:“跪送酋长。”

    “结束了。”

    大宇万族,纷纷收回目光,天空之王被放逐,到底还是松了口心弦,不过他们看到箫楠猛然燃起的斗志,又是身躯一颤。

    “才开始呢。”

    他嘴角流露起残酷之意,啸傲大宇,犹如神灵旨意传遍天下:“杀,大宇万部,凡对我出手者,皆杀,掠夺他们的资源,开始吧,你们走出大地神殿吧。”

    这道声音毫无疑问是对邪公子他们说,留守大地武殿的他们关注着大宇部落,是时候,破灭神殿,展露属于他们的锋芒了。

    “箫楠,要朝围猎他们的势力下手,发出宣言,根本不在乎他们的看法,也不怕他们防备,视他们为尘埃,大开杀戒,根本就是肆无忌惮得嚣张。”

    大宇强族如星辰部落极为愤怒:“我们掌握着武帝级底蕴,连天空之王的帝血都没有击毁我们,缩在本营中,难道还挡不住你小小武宗?”

    “狂妄!”

    他们还不信邪了:“少年再强悍,也才武宗二重境,撑到前往深蓝之海寻找仙墟宝藏的武王归来,就是他的末日!”

    “杀!”

    然而,超乎他们想象的是少年为箭矢,率先朝着星辰部落动了,远处炎荆山之地,大地神殿破碎,飞出道道精神焕发得气血鼎盛天骄。

    他们吼着斗之战曲,跟随着少年,疯狂朝星辰部落前去,形成股洪流,要撕裂一切,极为霸道。

    “这是星辰部落,大宇四大强族,比之第一的九转黎族只是弱了一分,排名第二,拥有武帝级底蕴坐镇,有专属的星辰大阵防护!”

    这一刻,大宇武者对少年是不理解的,也包括诗韵他们:“箫楠大哥,未免太疯狂了,就算要复仇,也该挑选,实力并不如何强大的小部落开刀!”

    “星辰部落,又如何,我今日要横扫大宇,自然要从最强的一角开始击灭,打开你们的防线,将你们的骄傲雄心彻底击溃。”

    星辰部落,立起星辰大阵,颗颗星辰,聚集神阵力量,闪烁在星辰之天,像是黑夜中无数真实星辰,主掌各种力量,增幅着星辰大阵下的星辰武者之实力。

    这是星辰部落,引以为傲的武帝级专属灵阵,比起别得部落的武帝器,灵阵为他们带来更多的好处,能够帮助他们修行,感悟星辰武道。

    “轰!”

    少年狂暴的混沌神天拳击落进来,像是撞击无限星空,星源亿万,微微一扫,便将其划进星天中,洒落到星辰部落的武者身上,更助他们的实力。

    “如此力量,对他们的星辰大阵来说还远远不行,至少也要武王级的实力,才能威胁到星辰大阵。”

    “继续啊。”

    他们微微流露出挑衅之意,看多了少年嚣张,也像看看他吃瘪的样子。

    可还待他们过多欢喜,少年竟然驻足,停下星光般疾驰的身影,道道灵阵印在身边衍聚起来。

    一边流露起残酷的讽刺之笑意:“真的以为我奈何不了你们?”

    “星辰大阵,地级灵阵,最强大的地方在于星辰力量,借助星辰力量抵御外敌,对决其余人,就是持武帝器的武王也极有优势,对我却未必。”

    “地夜汲光阵!”

    少年轻吼,竟然是直接以灵阵印结起灵阵,以灵阵,破星辰大阵。

    一片土黄色的光芒在大地立起,像是无形的野兽之口朝着星辰大阵蔓延,转眼间竟是渐渐包裹它,使得星辰大阵只有黑夜,渐失星辰,是为所谓汲光地夜阵,身处其中之武者发觉汲取不到星空之力量。

    他们感觉本身星辰武道运转都像陷进泥潭般,变得极为迟滞,感觉糟糕极了,而主持大阵的星辰长老,名星剑一,神色倏变,大吼一声:“万星聚首天王帝星!”

    “武王级傀儡!”

    千万道快要被地夜汲光阵吞噬进去的星辰,挣脱束缚般齐齐一亮。

    刹那间,就是千万道星光在星空之阵中折射着聚集起尊傀儡。

    这是星辰大阵最强大的能力,千万颗星辰,就是千万颗武道傀儡,分开对敌,是各自为战,合万为一,则是,一尊极强大的星辰傀儡。

    星辰傀儡的实力受限于主持大阵者,武王级强者的主持下,爆发出武帝境的力量,在他们的主持下,也拥有武王一重境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