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五百七十九章 黄雀

      大宇部落像颗镶嵌在禹鼎界极北之地的星辰,四面环绕着蔚蓝海水,日夜斗转中散发着炎之极力,照映大宇,是万物的光辉。

    炎,主掌毁灭,拥有这种极致力量的是神鸟凤凰,混沌初创就诞生的神灵,为天空之主。

    炎荆山,在大宇部落传说中,属于寂灭的神鸟凤凰之眼,于沧海变迁中石化为山岳,也成为大宇心脏,日夜不息提供着炎之星辰元气和光明。

    这几日炎荆山像颗彻底燃烧,不计代价得挥霍着本源炎力,山岳外到山岳中央都是熊熊火焰,仿佛要将山岳彻底焚为灰烬。

    这些火焰来自强大力量撞击触发的炎之本源,使整座炎荆山递增高温,弱小的生灵仓惶逃出,许多焚为烟云。

    “东皇古一,和十二尊妖王率领的妖兽洪流组合,竟然爆发出这般恐怖之力,仿佛天生统帅妖族的将才然,以东皇之力增幅出妖族更强之力。”

    箫楠等人置身这种极炎之势中,浑身缭绕着炎辉,分出部分神元形成武之铠甲才能排斥在外,却依然有炎之力量犹如炎蛇般从地面钻出攀爬到身上。

    “炎荆山本源力量难道真是神鸟凤凰!”

    玄级灵阵隔绝着洞府外的力量,仿佛独立于炎荆山,将席卷来的炎之威势削弱许多才能抵挡,只是随着炎势渐渐狂暴,邪封等人也在暗暗心惊撞击大地屏障得力量。

    东皇古一,三足金乌的宇级武命神魂,随着他屡屡施展展现神魂天赋,展现出莫大未能,除却惊人的速度天赋外,还掌握着神级御妖之天赋,万妖霸主。

    这种御妖天赋类似大将点兵多多益善,统帅妖兽越多,越能聚集妖族武运增幅战斗力,比之箫楠武命神魂司兽天赋九龙混沌兽也不遑多让。

    东皇古一号令万妖,金乌神魂普照之下,妖族仿佛熔聚为完整的洪流,将它们的力量牵连在一起,听从他的意志撞击大地仙屏。

    更恐怖是不断撞击,不断陨落,不断的冲击,仿佛不知道疲惫和痛苦,为了他们的神圣君王甘愿抛洒热血,实在是异常令人震撼…    它们臣服的仿佛不仅是身躯,还有心灵,彻底归属于东皇!    东皇古一,虽是武宗,却仿佛是炎荆山最强大的妖之神王,比之十二尊号令妖兽族群的妖王更为霸道强势,将他们的权势无形中聚集。

    “夺得大地仙藏后,对身为妖王的我们也是极大裨益,有望冲击妖之武帝境界,现在所有付出都是值得,有些怨仇到时候清算。”

    他们束手无策,待发觉时渐渐无法掌控御下的妖族,想过以铁血手段击毙东皇古一,不过转刹,心头的杀意犹如被冷水浇灭,化为无声的叹息,将希望寄托于能够冲毁大地仙屏。

    一个武宗嫡脉东皇古一就有如此才华,东皇部落绝对还有更惊艳恐怖之存在呢,牵一发动全身,不是他们招惹得起。

    箫楠诸人彻底放弃对大地仙藏的期望,一心一意在洞府中冲击着武道境界,感受着实力变化,也算是于极为难得的欢喜。

    东皇古一如此底蕴,率领十二大妖王为首的洪流冲击大地神殿,也没有冲击成功,就算是让他们分一杯羹又能如何?

    “嗯,东皇部落出现伤亡了,东皇古一,被反震到至尊战车,撞得战车都破碎,自身伤损,更恐怖的是陨落了三尊妖王!”

    箫楠一样在修行,龙莲中堆积如山的妖族遗宝极速缩减,伴随着修为极速攀升,却也时刻注意着大地武藏的动向,眼眸陡然凝滞:“大变故了!”

    大地仙屏在东皇古一持续轰击下本有些崩溃之势,见证者都以为有望破开,孰料爆发出此等威势,竟然重复星辰古族先前的结局被反震重创。

    “撤,快撤!”

    大地仙屏反噬的力量竟是大地王拳,隐约有大地之主神圣复苏的霸影凝聚于屏障前,吼动乾坤,山岳犹如星辰般颤抖着。

    无数拳雨,熔炼着五行之力,以惊人速度形成滚滚洪流逆推着,刹那间又是击毙两尊妖王,夹杂着绝望的怒吼声,战车破碎,血流成河。

    炎荆山的生灵被全部被驱赶到山脉边缘…    “大地仙藏,大仙主以下不可破,天意啊。”

    大宇部落云动,星辰古族等强大部族重新降临,扼腕叹息:“仙灵不可欺啊。”

    一尊尊妖兽像卑微的雕像趴在地面颤抖着,那是对血脉远远强大于自己的无上王者的敬畏。

    强悍如妖王也流着血液,境界跌落到武宗,神色异常难堪的望着那尊神光中得大地仙主神影。

    它就算死了,也依然是炎荆山的无上霸主,一如过往统治着他们,神意传达,不准亵渎,凡有违背便是此刻之下场。

    东皇古一,武源在天府被抽空,东皇之体残破的像裂开的壳子,不断释放出毁灭性的光辉,却是大地之力,异常无情的吞噬着力量,使他跌落在高阶天府境不能恢复。

    “我得召集东皇主力来此破大地仙屏!”

    东皇古一捂住胸口,神色变幻不定,体内的天府仿佛要炸开,将他彻底的冲毁,无法想象身为东皇后裔的他也会承受这般灾劫。

    听见东皇古一之言的人们心里叹息,又是略带紧张的压抑:“大地仙藏最终还是轮不到他们啊!”

    “轰!”

    流星般的影子,伴随着洞府灵阵破碎,移星神决御动日月双辉,留下残影片片,转眼就冲至大地仙屏之前。

    “箫楠,他竟然还在炎荆山,此时出现要破大地仙屏,疯了不成,要知道绝世武宗的东皇古一,联合十二尊妖王实力远胜于他都饮恨!”

    大宇部落为之惊呼。

    心脏跳到了嗓子眼,燃烧着喷涌出血腥气,冲击着浑身不停颤抖,眼眸都要炸裂开来,死死的望着那尊张扬犹如神灵的身影:“疯了,真的疯了,一个小小的天府境蝼蚁!”

    “等等,他的实力竟然进步了,才五日时间竟然破境为天府九重极致!”

    人们望着那道仿佛燃烧的身影,为其威势动容。

    好惊人的天赋啊,需只此乃天府境,比知神轮更难修行,不过想到这家伙的变态,倒也是能够接受了,连大地武藏都能窥觑的男人。

    炎荆山意在大地仙藏的武道势力全部被仙主力量席卷到山脉外围,不可逾越雷池半步,反而是山中不曾被波及到的幸存者最为接近大地仙藏。

    “箫楠的确最接近大地武藏,但是也仅仅是接近,他以为仙主屏障是等闲之物,一如夺取妖兽宝藏时轻易,需知那种好运无关他之实力啊!”

    星落痕和项千羽在内无不动容,此人,大宇部落皆熟悉,名箫楠,十五岁之天府,前些时日给他们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妖兽之潮爆发时,他们为妖兽之潮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当着他们的面夺取妖兽遗宝,羞辱他们,在他们心里就是个必死之名!    可是此人的武道天资实在惊人,五日时间,就算他们掌握着大量妖族遗宝,也做不到从天府八重下阶,突破到天府九重上阶!    但正是这种无声的打脸,反而使他们极为不爽,尤其是此刻他竟然窥觑大地武藏,先前他们为此折损惨重,根本无法接近之宝藏,凭什么啊?

    要是让他成功了,还有天理了?

    “这就是箫楠!”

    东皇古一,亦是为之错愕,微微意外于此人的勇气魄力:“倒也真的有趣,未免不知天高地厚,虽有点小才华亦是不知天命。”

    他羞辱诗破军时提及过此人,但并没有太多关注,毕竟才天府境,不曾想到这等卑微的蝼蚁敢趁此机会挑战大地仙屏。

    东皇古一也是无语得不屑:“箫楠真的不知道死字何写,虽说炎荆山此时乃少见的空窗期,无人能够出手竞争大地仙藏,但那等仙主力量又岂是他能够抗衡的,区区天府境也不怕被直接反噬成渣滓。”

    “愚蠢屑小。”

    诸妖王自然也看到了他,此刻眼里都流转着杀意,不论怎么说也是此人利用它们自相践踏的妖兽之潮谋取好处,换而言之也是狠狠羞辱了他们。

    身为妖王,比人类更注重等级,在乎尊严,绝对接受不了被一个卑微的天府蝼蚁戏弄。

    更难堪的是他当着大地仙主之面领悟他之武道,最后还成功更上一层修行出地级上品神拳,以惊艳的武道天资狠狠践踏了炎荆山的武者。

    “箫楠真出手了!”

    鲲妖部,窝在部落中没有降临炎荆山,但不代表没有办法得知炎荆山动向,此刻正在武镜前凝神屏气。

    诗韵姐弟神色紧张中带着丝兴奋:“这是检验箫楠是否真为大地之主继承者的时候。”

    “哼,就凭他,也是痴心妄想了,根本不可能破开大地武藏。”

    诗破军,在鲲妖部的全力救治下复原了,只是神色比之过去更为阴冷桀骜,见之,不屑的哼了声,眼神却死死不愿意挪开箫楠分毫。

    孟延青则是眼神闪烁着异彩:“这小子真是大地武藏的钥匙吗,如果是,倒是要尽快发动计划了,真没想到他完全不在乎东皇古一在场就出手夺取武藏。”

    箫楠,他的狂妄霸道,鲲妖部多少有些了解,但此刻才知道了解的不过是沧海一栗!    这个少年一身都是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