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五八百七十八章 号令

      “你还没有资格反驳我,我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多说一个字,杀鲲妖部一个人,多说一句话,杀你们十人。”

    东皇古一,根本不讲理,摆明要找鲲妖部麻烦,冷铿一笑:“给我老老实实跪着吧。

    对此,孟延青都清楚了,也更绝望了。

    不容诗破军多言,直接出手,将其打晕,站前深深拱手恳求道:“三殿下息怒,鲲妖部必给东皇交代,绝不会违背两族婚约。”

    “交代,拿什么交代,凭几句好话,还是鲲妖部上下的命。”

    东皇古一以光芒般的速度出现在孟延青等人眼前,极大的压迫感,使他们仿佛陷入地狱难以呼吸。

    “可恶!”

    诗猛身上隐约有白虎之影要挣脱,虎啸山河,却被孟延青身后抬起的手掌虚影死死压制着:“他们根本不能和东皇硬碰。”

    “三日内,我要见到诗雅,亲自押她回东皇,不是为太子妃,是为太子妾,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鲲妖部做不到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东皇古一,冷酷一挥手:“滚。”

    “东皇,好生霸气,宛若天神之皇,号令万古啊,根本不给鲲妖部说一个不字的权利。”

    风吹过,炎荆山群岳巍峨,人们却笼罩在无尽沉重里。

    “我等遵从圣命。”

    孟延青,强压着心头屈辱,一边死死勒令着诗猛,大手一挥,带着晕过去的诗破军像黑压压的潮水沉默撤退。

    九转黎族等大宇强族先前撤退后,鲲妖部依然选择留下,使大宇部落对鲲妖部高看一眼,结果嚣张得意不到三天就被神兵天降的东皇古族踢回部落。

    这种屈辱,比主动撤退的九转黎族他们更要难堪,却没有人同情,武道世界只敬畏强者,对于被欺辱的弱者并没有过多怜悯。

    实力,才是天地之间永恒的主题!    “鲲妖部惨了。”

    人们为鲲妖惋惜,以鲲妖部的实力,根本无法从九转黎族夺回诗雅,何况仅仅三日。

    东皇古一,一开始就宣布了鲲妖部的死讯。

    箫楠摇摇头:“鲲妖部毕竟和我没有关系了,倒是诗韵姐弟,命运可惜了。”

    “嗯。”

    他突然注意到东皇古一投来深邃眼眸,像两轮大日洞穿灵阵,似乎落到他们身上,将他们完全看透般,使邪封诸人脸色剧变。

    “他朝这边看来了,发现我们,该怎么办?”

    他们连呼吸都凝滞了,下意识看向箫楠,却见他手掌一压,示意他们无需惊慌。

    他则死死望向东皇古一,隔着虚无,两个人眼眸都倒映起灵阵和大日,破碎了又重新升起,更有锋锐的武心对决,比拼意志定力。

    东皇古一并绝世武宗的修为还不能看透此地,只是神魂极为强大,具备洞察虚妄的能力,必须保持足够的冷静在他的感知下不被察觉。

    “奇怪!”

    东皇古一,须臾后,略有困惑的收回目光,就在刚才,释放神魂三足金乌的神级天赋万瞳追踪,却没有察觉到气息。

    一拳头极致爆发的力量,像打到棉花上,软绵绵得丝毫不着力,令他压抑!    他只能归于错觉:“大概是看错了,炎荆山为妖兽蜗居之地,飞鸟走兽众多,或许有天赋擅长藏匿得妖兽经过也不足为奇。”

    炎荆山中,要是有大宇部落的潜藏武者,不破武王巅峰境,以他的神魂天赋都能感应到,根本不存在着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藏匿。

    “他转过头去了,没有发觉我们,千钧一发啊!”

    邪封他们心神一松,吐出口凝重气息,转而崇拜的看了眼箫楠:“他布置下的灵阵连绝世武宗都无法看透!”

    少年阵道惊人,但直到此刻,才知道他的灵阵师阵道有多么惊人。

    东皇古一,做梦都想不到在他眼皮子底下藏匿的不是绝世武王,也不是天赋擅长隐藏的妖兽,仅仅是个十五岁的天府境少年。

    “呼。”

    箫楠轻轻吁出一口浊气,不知觉后背已湿透,手掌手心全部都是汗液,竟然感觉身躯微微虚脱,不由得苦笑:“看来我还是自负了,天地之大,实力远胜于我者不知凡极,天赋异禀者更数之不尽,就如这东皇古一就带给我极大压力。”

    “我还有时间成长,很快,最多半个月,破境武宗一重!”

    他斗志重新聚集,狠狠在心头摞拳,挥灭压抑,以他之武道根基,掌大屠杀卷,立足武宗就无惧东皇古一。

    东皇古一。

    在二十岁出头的年龄就跻身于绝世武宗确实了不起,不过对他来说并非不可逾越,就像近在咫尺得花朵,就差纵身一跃便能摘下。

    大宇部落,只怕也没多少人敢想象他的信念吧,尤其是见证鲲妖部被东皇古一镇压后的卑微,更是处于诚惶诚恐中,本来有志于大地仙藏者都不敢和他正面对抗。

    “你们都是称尊炎荆山的妖王,肯定不服我,心里甚至不屑,然而,我身后站着东皇古族,奉劝诸位和我共同瓜分仙主武藏。”

    东皇古一,转眼扫视大地仙藏四周的十二股妖兽洪流,犹如实质的目光,落在心思各异的妖王统帅身上,使他们的武道气息陡然颤了下。

    “东皇!”

    轻吟着这两个字,重若千钧,身为妖王的他们亦是极为忌惮,极快的交流过后,便拍板下来,一位妖王代表其余者意志拱手。

    “就依你东皇古一的意思,不过破开仙主屏障后,我等要七成大地武藏。”

    “五成。”

    东皇古一,冷冷抬手,充斥着不容置疑的意志,不待诸妖王反驳,便无情道:“禹鼎界,东皇古族距离大宇部落最为接近,但并不意味着只有东皇古族,多拖延一日,就会惊动更多的禹鼎圣地。”

    “他们可没有东皇古族好说话,届时联合起来,你们妖族一成都分不到,需知于这炎荆山,你们可以称霸,放眼禹鼎界还不够看!”

    “禹鼎圣地。”

    诸妖王脸色变了,此次没有过多犹豫,直接表态:“好,五成,就五成,但是希望东皇古族亦能出力共破大地屏障。”

    “可以。”

    东皇古一,直接一挥手,身后的战车在东皇战士的掌控下爆发出极为狂暴的光芒,像颗颗燃烧的星辰聚集为洪流轰然冲向大地屏障。

    “轰轰轰!”

    他们共志成城,齐进齐退,看似是微不足道的水滴,但是合在一起却极为强悍,更为震撼的是彼此之间分担反震之力。

    身躯和战车凝练为一体形成铠甲,反噬的力量在铠甲上分解,丝丝缕缕的传递给领近武者,迅速消耗,竟然仅仅是身躯微晃,面色潮红,完全没有大宇部落那般损失惨重。

    东皇古族,不愧是无上大圣地,展现的手段极为震撼:“这是战阵和神器的结合,以战车为阵,战车为神器,配合战士们强悍的体质之力形成的惊人阵形。”

    “出手。”

    诸妖王原本还有些不甘之意,此刻被彻底折服,亦选择了出手,操纵着滚滚妖兽洪流,加入破开大地屏障的阵营。

    大地屏障摇摇欲坠着…    “父亲,依女儿之见,就算没有东皇古族,我们也破不开大地仙屏,大地神殿之物极有可能有主,此人便是和我们鲲妖部本有交情的箫楠大哥。”

    此刻,鲲妖部灰溜溜回返,孟延青神色默然犹有不甘,见此,诗韵于心不忍的站前,道出猜测:“东皇古一,联合诸妖部也只能是空手而归。”

    “你们是说大地仙藏早就有主,为箫楠所留,可有何证据。”

    孟延青整个人彻底震惊,从坐骑上立直了身躯,连声音都颤抖了:“不可能的!”

    鲲妖部,所有人冰封般停止前行,抬起张张难以置信的容颜:“这种事,未免太天方夜谭,一个天府境的人类武者得到妖主仙主传承!”

    “父亲自然有理由不信不信女儿,但也该信诗猛。”

    诗韵摇头叹息,也就是鲲妖部此处遭此打击,锐气重挫,道出猜想,方容易被父亲所接受点吧。

    她先前本来是想说的,但没有机会,也知道不会被孟延青他们接受,也只能此时开解于他,顺便还抱着丝幻想,期望鲲妖部于此困境能够和箫楠大哥交好。

    “莫非是天意?”

    确定诗韵不是说笑,孟延青神色越发变幻不定,最终仰天长叹,却又恢复许多神采,变得激动无比,摞拳大笑:“好,好,好,我们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大宇部落无人可以得到,东皇部落也不行。”

    “走,想办法接你大姐诗雅回鲲妖部。”

    孟延青心神一沉道,却没有被诗韵注意到那一闪而过的阴冷,那是种掌握进入大地仙藏钥匙的底气。

    “是。”

    诗韵欢喜。

    她还不知道在孟延青心里,从来没有挽回两个字,有得只有利用,放弃箫楠,是为了鲲妖部的利益,现在也可以为了鲲妖部控制他。

    箫楠是进入大地仙藏的钥匙,那么控制这把钥匙的人则可以是诗韵!    诗韵心里想得只是部落,不知道因为自己这番话使箫楠陷入困境,    东皇古一,极为霸气,给鲲妖部三日接回诗雅,不完成,鲲妖部将被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