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五百七十七章 跪着

      “狂妄!”

    一道怒喝席卷神圣枪影冲向金钟,宛若千万朵银花凌空绽放,诗破军明亮如星辰,身后摇曳着尊巍巍鲲神:“鲲扫万武。”

    “鲲妖部最强大的年轻战神,鲲妖之子,诗破军,传承武命神魂,鲲神枪,配合鲲鹏体施展出极强杀势,每枪都蕴含着鲲神意志武力!”

    大宇部落见证者心神澎湃,目光灼痛:“诗破军仿佛化身鲲鹏,合于天地之道,为天空之神,掌握无法想象的天空之力。”

    “鲲神之子,并非浪得虚名,比之东皇古族的顶级嫡脉也许不如,但是破解眼前的金钟镇神并不难,随后会展开更凌厉的反击吧。”

    鲲鹏,天空之子,和大地之主并列为神灵子嗣,立足天空就能战斗力增幅,汲取源源不断的天空之力滋补神元为战斗力。

    “诗破军鲲神天赋竟然将武宗五重下阶提升到武宗五重极致,还在提升,看来诗破军的实力也没有那么不堪。”

    看着极致升华的诗破军,箫楠微有震撼。

    毕竟是和九转黎族项千羽,星辰古族星落痕等齐名的大宇天骄,不可能太弱,可见先前在鲲妖部朝他出手时并没有施展全力,才那般自负,认为三枪之内能杀他。

    诗破军长枪横扫金钟,形成的音流滚滚反噬,亦被身后的鲲神之影以硕大羽翼抵挡,托着他寸寸冲高,势不可挡般杀向降临的东皇古族为首战车。

    诗破军骁勇异常,连随着他出手心头忐忑不安得鲲妖之人也是目光炙热,完全没想到大公子真正实力如此了得,过去隐藏得好深。

    “这就是大哥的实力吗!”

    诗猛亦是震撼了,素来自负的他极是瞧不起诗破军,一心权势的诗破军于武道天赋上并不如他,现在看来真小看他了。

    诗韵亦是樱唇紧抿,目有异彩,诗破军如此强大,和他齐名,甚至于更胜一筹的项千羽他们会多强,怪不得大姐诗雅亦会被项千羽吸引。

    “武宗六重了,鲲鹏天赋倒确实不凡,可惜还是太弱。”

    一道金色虹辉从尊贵王座射出,根本来不及世人反应,便撞碎鲲鹏神影,听到诗破军痛嚎一声,便如陨石弓着身躯当空坠落。

    “轰轰轰!”

    他直线般陨于地面,依然有极为恐怖的余势裹挟着他朝地面深处下坠。

    大片大片的尘土被焚灭,刹那间钻出三十米深的冒烟洞坑,无声诉说着他的凄凉境遇。

    诗破军从武宗五重下阶境极致提升到武宗六重,却被东皇古族来的嫡脉镇压,打落云端,坠于尘埃,犹如尘归尘…    “这!”

    炎荆山所有见证此幕者倒吸冷气,心脏像被双双无形大手握住,随时破碎,本能的转过脖子望向苍穹中那个存在。

    “一念镇压武宗六重天骄,就连如何出手都看不清,这等实力和速度太恐怖了。”

    初始还认为鲲妖部的年轻战神诗破军拥有和他一战之力,现在看来错的离谱…    诗破军连挡其一击都难,于这样的存在面前完全就是草芥尘埃,人们为自己对诗破军的高估羞辱。

    “你这般实力竟然也配称大宇王脉,呵,项千羽和星落痕和你齐名,想必也极为羞愧,不过遇到本王东皇古一,他们一样得死。”

    此人武命神魂竟是只三足金鸟,犹如大日横空,羽华如金,脱离人魂合一,才是个俊美无比的金袍男子,观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却有此等武功。

    。

    他仿佛两颗深邃的星辰,镶在棱角分明的白皙脸颊上,高高的鼻梁微微上扬,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朝着从地底艰难攀爬上来的诗破军:“我若是你,便无颜立足九天。”

    “绝世武宗!”

    他无声的风采惊艳了炎荆山,使很多人发出惊呼:“仿佛体内藏着亿万尊神龙,才这般年纪就如此可怕,假以时日有问鼎仙灵之力啊!”

    一座座金色战车一字摆开,执车得战士都魁梧高傲,流转着彪悍的武道之威,排山倒海似得冲击着陷入震撼呆滞的鲲妖部之人。

    “东皇古一,三太子殿下,老夫孟延青有眼不识泰山,失礼了,还望东皇息怒。”

    孟延青站前一步,脸色却有些苍白,呼吸略带急促的解释道。

    “鲲妖部绝非有意和东皇为敌,实内九转黎族做崇,他们大长老之子项千羽勾引我大女儿诗雅,使她不知死活违弃和太子殿下的婚约。”

    他身后的鲲妖部之人,无不剧烈颤抖,于这股气势下失去了反抗之心,犹如待宰的羔羊等待审判,连大气都不敢喘息。

    “这就是东皇的权势吗。”

    天地之间,人声寂静,许多人为其震撼,强如鲲妖部都得卑微匍匐,还不是面对东皇之主,仅仅是嫡脉之一,不过也可以理解。

    他们视为神圣的鲲妖部第一战神大公子诗破军都轻而易举被辗压了,连一个照面都无法支撑,他们大多数人还不如诗破军呢!    这人名东皇古一,以东皇为名,为东皇古族的嫡系血脉,其大兄长是东皇燃,东皇太子,本身就证明了他的不俗和强大!    “孟延青好歹也是一族之长,虽说理亏东皇,但这般践踏尊严般卑微低头,像个仆从道歉,公然说大女儿的过错,实在是令人微微不耻啊。”

    人们又是对孟延青多了丝不屑,功利多余血勇,有违武者之心。

    “东皇古一。”

    洞府中的箫楠心神却难以平静。

    他在这禹鼎界看到十万年年后故事里的人物.    鲲鹏,东皇,大日,三足金乌,虽说还远远比不上开天辟地的神灵强大,但是真的传承不俗。

    鲲鹏可以为神魂,东皇钟亦能为武技,也许这才是传说本身的原貌,谁知道呢,但是可以肯定未来会见证到更可怕强大之事物。

    东皇古一,四个字深深的烙印在心底,亦使邪封诸人颤抖:“这家伙除却武道实力强大,从骨子中释放出来的尊贵骄傲无不藐视了万物,看鲲妖部的臣服就说明很多。”

    他像天地化身,站在任何之地都犹如天地意志,在过去任何时候,所见到的人物中都没有东皇古一带给他们这种感觉。

    “九转黎族该死,你们鲲妖部也死罪难免,我东皇神威,化大日横于东海,照于四海八荒,无有夜之地,竟然在小小大宇部落遭此羞辱。”

    东皇古一无视身躯一颤的孟延青,望向洞窟爬上来的诗破军,扫过浑身带着血迹的他的怨毒眼神,依然云淡风轻的反笑道。

    “这种眼神看我,不甘心吗,你之武道速度连接近我都不行,更遑论和我一战,另则,听说三日前有天府境武者挡下你三枪。”

    “你!”

    这摆明了就是要羞辱报复鲲妖部。

    然而,诗破军鼻子中才哼出声来,无数磅礴威势山岳般轰弯他们的膝盖,一一压跪在地面,也包括满脸不甘愤懑的诗韵姐弟。

    “跪着和我说话,谁敢抬头,就杀谁,别挑战我的耐性。”

    东皇古一,在他们齐齐惨然的脸庞扫过:“呵,你们心里充满怨恨,但是比于你们鲲妖部带给东皇的耻辱,尚不及万一。”

    “连天府境都杀不了的大宇天骄,真不知道有什么脸面立足天地间,我想,他的武道天资都比你这所谓的鲲妖部第一年轻战神更强大。”

    扫过摞拳颤抖的诗破军,金辉直接化炎鞭抽过他身躯:“回答我。”

    “额?”

    箫楠脸色略有古怪,迎着望来的邪封等人诧异目光,不由摸摸了鼻子,轻声道:“我得资质肯定比诗破军强大太多。”

    “这倒也是。”

    邪封他们不知道少年极限,但也知道他的恐怖,领悟仙级武技的男人,武道资质绝不逊于绝世帝脉。

    诗破军比之绝世帝脉仍然有差距,是以还不如箫楠。

    然而,诗破军在大宇部落也绝对不弱,数一数二的存在,竟然被东皇古一压制得要跪着,他身后的鲲妖部亦要如此,不从就死!    “其实,东皇古一,武道资质也是比不得我。”

    箫楠又是心里道了句,却不曾被邪封他们听见,不然绝对会为之瞪目结舌,震撼得神魂都不得平静。

    诗破军不如他可以理解!    东皇古一此等人物,紫墟武界无几人可比,有资格位列神榜前十了吧,才二十出头,修行武道的资质无需质疑,竟然会比不得他箫楠。

    他们如何知道箫楠十万年武道意志归一,纵然只有第一世武道显赫,另外之世大多寻常,累积起来的武道意志熔炼成的神魂也极为恐怖,修行潜能根本不逊顶级帝王脉。

    这一点,没有谁知道,也自然包括东皇古一,东皇古一来说只是借助他来打击诗破军,却绝不会认为他真的有资格比肩自己。

    “东皇古一,我不过是失手被他饶幸躲过三击,以他实力,如何是我对手,你可以羞辱我,因为我不如你,我认了,但你没有权利用他来羞辱我,因为他还不配,这也是在羞辱你自己。”

    诗破军大怒,忍着痛吼道,话还未落便被无形的力量扫飞,口吐鲜血的撞进跪成一团的鲲妖部中,轰死许多鲲妖家人,也伴随着他的骨折声:“痛啊。”

    这一声是真的吃痛,全身上下九成武骨被东皇古一踢碎,也就鲲妖体强悍才没有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