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亲亲小说网-小说77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龙符 圣墟 农女当道:山里老公好调教

第三十章拳宫来者

      “轰!”箫楠的五相雷拳同时砸落,可蓦然停滞,为一道大若玄盾的拳影挡住,仿佛撞无形的堡垒。 ..

    整个天南为之一寂;“是谁?”

    “年轻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为人还是不要太嚣张。”只见一道年身影站在五十米外,身穿青衣,两缕长发对分,露出光洁如玉的额头,步步行来,一只手掌维持着拍击的动作。

    “劈空拳!”箫无悔惊呼:“你是谁?”

    箫楠冷眼以对,王飞鸿已经退守到年人身边,一击落空,有年强者庇护,想要取他性命已经不可能,而且年强者的杀机锁定他。

    劈空拳是玄级下品武技,十分稀有,极难修行,一旦炼成,起步是五十米内,拳力瞬发。

    这是其余武技无法媲美的,也是年强者能够救下王飞鸿的原因所在,真没想到王天霸还有援兵!

    “青城学宫,拳宫副宫主洛禹农。”年人淡淡扫了眼王天霸,对他出卖自己微有不满,却又释放庞然至极的威势。

    开脉九重巅峰!

    场所有人震撼,青城学宫有五大分宫,拳宫为其一,正副宫主为最强掌权者,没想到来了一个副宫主,要给王家撑腰!

    箫楠一方怕是麻烦了。

    “哈哈哈,你们绝想不到王家还有底牌吧,真以为龙牢是王家设置出来的?可笑。”王天霸口吐鲜血的落地。

    看到满地的王家尸骨,脸痛苦和狰狞交织,好在扫过洛禹农身边安然无恙的王飞鸿,又生出一丝庆幸。

    他朝箫楠等人戾笑:“我王天霸今日被废,只怨天命不在我,不过我虽废,仍有我儿王飞鸿。”

    “我儿飞鸿已为洛禹农大人收为亲传弟子,箫楠孽畜,你们拼死拼活抢夺的青城学宫内门弟子名额,我儿唾手可得,我儿必登临武道极致!”

    “你们得为今日所为,付出代价,千刀万剐,一百次都不够!”

    “箫家,将死的极惨!”

    王天霸散发着疯戾,他也的确是疯了,自己废了,王家完了,只能寄希望于王飞鸿。

    王飞鸿竟然为洛禹农收为亲传弟子?

    天南之人惊愕,这等境遇实在难得,王家是走了什么狗屎运,难道说王飞鸿的天分让洛禹农看重么?

    青城学宫,五大分宫。

    拳宫战力不俗,排名第二,洛禹农只逊于拳宫宫主,那劈空拳为玄级下品武技,是最有力的证明,一般人根本没有资格修习、

    王飞鸿成为他的弟子,一步登天,从此和普通青城弟子天壤之别,只要天资不差,崛起是早晚之事。

    王家原来凭借这层关系,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韩箫两家?

    可的确有这个资格,无他,洛禹农这等身份,在天南镇是天王老子,完全可以横着走,箫家都没理由不避让。

    “学宫清修之地,守序严明,晚辈斗胆敢问前辈为何插手此事。”箫楠冷视洛禹农道。

    他没想到堂堂青城学宫,拳宫副宫主,竟然卑鄙到设置龙牢对付一介女子,早前怀疑龙牢不是王家布置出来,可没想到竟然出自洛禹农的手笔!

    “你敢质问我?”洛禹农一愣,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嘴角挂如视蝼蚁般的讽刺,箫楠不过元灵境的蝼蚁修为,却来质问他这个开脉巅峰。

    “告诉你也无妨,王家给了我一颗天苍果,如此答案可满意?”

    “你能闯过九龙阁,龙钟九响,也算天赋异禀,和王家和解,老夫既往不咎,还收你为亲传弟子,让你名扬学宫,往后有望洗窍境,成一方武道强者。”

    洛禹农态度淡然,透着理所当然,甚至有一丝霸道,箫楠展可让龙钟九响,天赋强绝,才值得多看一眼。

    天南之人恍然,原来是天苍果,可炼制黄级九品洗窍丹的果,助武者突破开脉,对停滞开脉境多年的武者有极其强大的诱惑力。王家有这等宝物,怪不得洛禹农动心,不过更震撼的是洛禹农对箫楠的态度。

    身为拳宫副宫级强者,不仅没有因为箫楠质问动怒,竟大开金口,收箫楠为亲传弟子,条件仅仅是放弃针对王家。可以说天大的恩赐!

    王天霸父子神色剧变,要糟!

    他们千方百计才求来的亲传弟子名额,洛禹农竟然随手赐给箫楠,人人,气死人,若箫楠答应,今日王家的血可白流了。

    “多谢前辈解惑,不过晚辈相信凭自己的努力,可以加入青城学宫,至于王家,今日可以对晚辈朋友下手,明日能对我下手,怒晚辈无法答应。”箫楠语气冷漠的回拒道。

    开脉境巅峰确实了得,可想要抗衡天剑宗的威势,必须成为正宫主级人物的弟子,洛禹农还不够格。

    洛禹农高高在,举手投足散发恩赐的样子,视人命如刍狗,一颗天苍果能助纣为虐,让他十分反感。

    场寂静一片,人们不可思议的看着箫楠,他竟然拒绝开脉境巅峰强者的善意,可想过后果?

    王天霸父子觉得箫楠简直疯了,不过正下怀,这小畜生该死,激怒洛禹农,再好不过。

    箫平山等箫家人急了,心里骂道,小畜生,你真不知好歹啊。

    王家父子的话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压力,现在箫楠还顶撞洛禹农,考虑过家族的生死么?

    箫楠太过分了,自己死死吧,还要牵累他们!

    韩秋生父女,对箫楠生出敬佩和感激,面对洛禹农的压迫,有几个人敢轻描淡写的拒绝?

    箫楠,真男儿也!

    “小辈,不识抬举。”洛禹农冷笑了,手掌松开又合拢,巍巍拳影浮现身后,四周涌现起九个元旋。

    箫楠身躯如承大岳,膝盖一弯,及时运转元力才支撑住未跪。

    “你还不肯答应么?”洛禹农前一步,力量猛然增加,只见箫楠身躯迅速下沉三寸,膝盖溢出血迹。

    开脉境,脉连天地,可调动天地元气,脉力越强,调动的天地元气越强,他为开脉巅峰,掌控元灵,如神灵掌众生。

    “答应我的条件,对你,对王家都好,否则死。”洛禹农仿佛神魔,威压天宇,力量不断递增,要箫楠臣服,若非九龙绝唱,他根本不会给箫楠机会。

    “砰,砰,砰!”箫楠身躯不断发出颤响,朝地面下跪的幅度越来越大,身躯弯如弓,可是咬牙支撑着,轻哼不绝,嘴角竟溢出血来!

    “一颗天苍果,让你放弃强者的尊严,可是我做不到。”

    “我的武道,不容许我,跪拜腐永朽!”

    “我的意志,不容许我,朝圣行恶者。”

    他的身躯爆发灵阵印的光辉,竟是开始站起来了,目光燃烧着怒意,望向洛禹农,挂着淡淡的讽刺,

    我掌帝狱,不跪凡王,不跪仙,回首凡尘无愧众生,仰望九天无愧本心,这一生谁都不能让我跪,我要堂堂正正的立在天地之间。

    曾经,箫家辱他,箫平山,箫远仙背叛,温家退婚,天剑弃徒,家族羞辱。

    那些屈辱,他都记着,虽然都承受了,可是唯独不能跪,因为跪了,才是永生无法雪耻!

    他骄傲的站着,那血染的风采,折射少年的执着和坚强。

    天南众生为之惊愕,这少年缘何如此坚强?难道尊严生命更加重要,对他们来说,跪强者没什么大不了,尤其是掌握了他们的生命的强者。

    箫无悔还处于愕然:“楠儿?”

    他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楠儿的骨气让他震撼,可是随即心里盛怒:“洛禹农欺人太甚,竟这般羞辱楠儿!”

    “那你去死吧,蝼蚁。”洛禹农脸浮现怒意,直接是劈空拳挥落。

    他本想羞辱这小子,看他求饶的画幕,宣告世间,再强大的正义在拳头面前都是个屁,可是箫楠骨头太硬了。

    拳动山河,朝着箫楠的方向轰落,地面不断裂开地缝,而且随拳影临近箫楠,深度迅速扩大。

    开脉九境,主修九脉。

    一脉生力,二脉生血,三脉生骨,四脉生筋,五脉生窍,六脉生元,七脉生命,八脉生灵,九脉生天。

    九脉修完,强筋健骨,养元强灵,肉身和感知,整体实力大大强化,挖掘出可怕的生命潜能,寿元突破到全新层次,实力完全不是元灵境可的。

    可以预想洛禹农这记劈空拳有多强…

    箫楠死定了。

    天南太多人惊醒,击响九道龙阁钟声的旷世才,这样夭折了。

    “休伤我儿。”千钧一发时,箫无悔挥动九重剑光而至,结果却为拳影直接击碎九剑,口吐鲜血,身躯横飞,劈空拳影略略暗淡,趋势不改。

    箫无悔,开脉境巅峰跌落已久,如何是鼎盛的洛禹农对手?

    “爹!”箫楠目呲欲裂,朝天咆哮道:“我击龙钟九响,登绝巅时,定让你洛禹农死无丧身之地。”

    “轰!”他竟于世人震撼的凝视,四道灵阵印凝成释放,形成灿烂的光华,冲破那洛禹农的威压,迎身是平天拳,帝武释放,所有力量都引入到这一拳。

    “玄级品武技!”天南之人无不惊呼,这竟是玄级品武技的光芒,箫楠何时掌握如此可怕的底牌!

    世间,武技为尊。

    天南这个地方,黄级品武技十分了不得,可是箫楠施展的是玄级品。

    洛禹农也吃了一惊,但随即冷笑,玄级品武技又如何,绝对的力量下,差距是不能弥补的。

    世人也醒转,的确如此,元灵和开脉差距太悬殊了。